当前位置 法卫士首页 律师文章 正文

毛×等上诉离婚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时间:2019-02-19 18:04:02 来源:周皓

导读:吴×辩称:我同意离婚,但我认为感情破裂的原因是毛×无端猜疑,并不是我有婚外情,且毛×在QQ中也和他人有暧昧语言,故不同意赔


毛×等上诉离婚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二中民终字第11546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毛×,男,1963年6月29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郑爱利,北京市嘉安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周皓,北京市嘉安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吴×,女,1971年1月20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吴风涛,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毛×、吴×因离婚纠纷一案,均不服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11)朝民初字第19067号民事判决,分别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毛×及其委托代理人郑爱利、周皓、上诉人吴×及其委托代理人吴风涛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1年5月24日,毛×起诉至原审法院称:1996年10月26日,我和吴×登记结婚,婚后感情尚可。2010年8月,我发现吴×有婚外情。我曾给吴×改过的机会,但吴×仍和其情人有联系。故诉至法院要求离婚,婚生女毛×1由我负责抚育,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财产,吴×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0元。
吴×辩称:我同意离婚,但我认为感情破裂的原因是毛×无端猜疑,并不是我有婚外情,且毛×在QQ中也和他人有暧昧语言,故不同意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至于女儿的抚养权,因为孩子已满10周岁,希望法院考虑孩子的意见,由我负责抚育,毛×每月给付抚育费5000元。要求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财产。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毛×与吴×于1995年经人介绍相识,1996年10月26日登记结婚,1997年9月24日生一女毛×1。2001年10月29日,毛×与吴×经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调解离婚,约定毛×1由吴×抚养,毛×每月给抚养费800元,北京市东城区××室房屋归毛×所有,毛×给吴×补偿款40000元。2002年4月26日,毛×与吴×复婚。现毛×与吴×均认可从2011年4月开始分居。毛×称其曾于2010年10月第一次起诉离婚,后撤诉,此次是其第二次起诉离婚。吴×表示对毛×2010年10月起诉的情况不知情。案件审理过程中,经毛×申请法院委托北京天平司法鉴定中心对毛×1和毛×的亲子关系进行鉴定,结果是不排除毛×是毛×1的生物学父亲。经询,毛×1表示其大部分时间和吴×一起生活,其曾看到毛×和他人发亲密短信,所以若毛×与吴×离婚,其愿意和吴×一起共同生活。
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号的221.45平方米房屋一套,取得产权证日期为2005年4月14日,登记在吴×名下,毛×与吴×均认可购房款1170000元,现房屋价值4429000元,和房屋配套的车库价值65000元。毛×称该房屋是用其位于北京市东城区××室房屋的卖房款630000元和夫妻共同存款购买的,吴×表示该房屋是用共同经营的网吧收入900000元,加上借其父亲的300000元购买的。对此毛×提交2005年9月20日,其和赵爱东签订的房屋买卖协议书,约定毛×将位于北京市东城区××号房屋卖给赵爱东,出售价格630000元。毛×还提交2005年6月16日,其和赵爱东签订的买卖协议,约定先付600000元,过户当日付清余款。吴×以出售该房时间晚于购买诉争房屋时间为由对毛×的陈述不予认可。2011年7月6日开庭时,毛×曾认可欠吴×父亲300000元购房款,后又予以否认。
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室房屋一套,建筑面积56.85平方米,登记时间为2010年9月15日,登记在毛×名下。该房屋于2007年12月15日签订买房合同,约定当日给付500000元首付款,贷款640000元。截止到2012年11月,本金尚余330666.75元未还。毛×、吴×均认可现房屋价值1650000元。
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号房屋一套,建筑面积58.35平方米,登记在吴×名下,登记日期为2012年2月20日,首付750000元。吴×称共贷款650000元。截止到2012年11月,本金尚余541480.47元未还。毛×、吴×均认可现房屋价值1430000元。
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室房屋一套,是房改房,建筑面积65.78平方米,登记在毛×名下,登记日期为2010年6月12日。该房屋于2001年10月26日颁发中央国家机关公有住宅租赁合同,承租方是毛×。毛×称该房屋是其2001年从赵树成处购买而来,提交了2001年10月26日其和赵树成签字的变更居住人申请和尹慧珠、赵树成出具的293000元收条,证明该房屋是其和吴×第一次离婚后购得。2009年6月26日,毛×和北京市城市改建综合开发总公司签订房屋买卖契约,约定该房屋按照成本价1560元每平方米出售,房价款75001元。毛×提交北京市恒联物业管理有限责任公司2009年5月22日出具的证明,内容为“××室住户毛×的房屋属中银公司从我公司购买产权的房屋,由于当时无法为中银公司办理产权,现在中银公司已不存在,因此毛×先生和有关当事人提出向我公司交纳此前的房屋租金,由我公司按出租公房办理房改售房。根据我公司与贵部此前协调会议的决定,我公司已全额收缴毛×先生三丰里22号楼508室自2001年11月至2009年5月的房屋租金15037.75元,今特发此函,请贵部予以办理毛×先生房改购房有关事宜”。毛×、吴×均认可现房屋价值2000000元。
位于北京市昌平区××号160.71平方米房屋一套,登记日期为2003年5月27日,登记在毛×名下。2012年6月8日,毛×与其弟毛颖立在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达成(2012)昌民初字第07145号调解书,约定毛×于2012年6月18日前将上述房屋过户到毛颖立名下,毛颖立于2012年6月18日前给付毛×房屋补偿款60000元。毛×称其已按调解书履行,现该房屋已登记在毛颖立名下。毛颖立在该案中的代理人为盖仁生,开庭时只有盖仁生出庭。吴×认为毛×在诉讼过程中擅自对双方存在争议的待分房产进行处分,属于转移夫妻共同财产的行为,在分割共同财产时应该不分或者少分。2011年7月6日开庭时,法庭曾告知毛×、吴×,因处于离婚诉讼期间,故不要恶意隐匿、变卖、转移、毁损、改变涉诉财产状况。2011年7月27日开庭时毛×之弟毛颖立出庭作证,证明北京市昌平区××号房屋虽然登记在毛×名下,但实际上由其出资购买。张钟达和吴锡鹏出庭作证,称与毛×是朋友关系,证明上述购房事实。吴×对证人证言不予认可。
京××号奔驰车一辆,登记在毛×名下,毛×、吴×均认可该车辆现价值200000元。京××号骐达车一辆,登记在吴×名下,毛×同意该车辆归吴×所有,不要求补偿。
北京天宇创智上网服务中心,是个人独资企业,投资人为毛×,注册日期为2009年6月22日,注册资本500000元,毛×、吴×均认可现该中心价值600000元,现该中心由吴×负责经营。毛×提交该中心的记账凭证,要求分割该中心2009年后的经营利润694367元,吴×认为根据记账凭证不能得出上述利润金额。2008年4月毛×在北京市朝阳区××房间注册了一个无字号个体工商户,2012年2月20日,毛×通过市场将4058房间转给周岩田。吴×称毛×转让承租房间收取了周岩田300000元转让费,对此提交其代理人和周岩田的电话录音,毛×对此不予认可。
毛×在新华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有保单号为881891564748的分红型保险,现毛×、吴×均认可该保险现价值420000元。毛×在民生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有年年两全分红型保险。现毛×、吴×均认可该保险现价值50000元。
吴×称毛×于2007年购买了1000000元华夏现金增利基金,当年赎回。2007年8月购买200000元华夏回报基金,2008年7月赎回。2007年5月购买200000元工银平衡基金,2007年9月赎回,2011年7月14日销户。2006年12月购买了100000元鹏华动力基金,2007年11月赎回,2011年7月14日销户。2007年5月购买了200000元银华富裕债券基金,2007年11月赎回。2007年3月购买了100000元海富通2号基金,2007年11月赎回。2007年5月购买了500000元友邦成长基金,2008年7月赎回。2007年2月购买了100000元易方达积极成长基金,2008年7月赎回。2008年4月购买了200000元富国天益基金,2010年12月17日赎回,赎回金额218981.94元,2011年8月2日销户。2007年8月1日购买了100000元交银兰筹基金,2011年7月8日赎回,赎回金额123468.85元。2007年7月30日购买了100000元博时新兴成长基金,2011年7月8日赎回,赎回金额82718.81元,2011年7月14日销户。2007年10月9日购买了200000元嘉实海外基金,2011年7月8日赎回,赎回金额189857.18元,2011年8月2日销户。2007年11月5日购买了102600元华商基金,2011年7月8日赎回,赎回金额79667.01元。建行还有不知名基金,2011年7月14日赎回,赎回金额206413.78元。毛×对上述基金情况表示认可。吴×要求对218981.94元富国天益基金,123468.85元交银兰筹基金,82718.81元博时新兴成长基金,189857.18元嘉实海外基金,79667元华商基金和206413.78元不知名基金进行分割,毛×对此不同意。
毛×在中国工商银行卡号为×××号账户,2011年5月20日汇款进账245902元,账户余额250915元,2011年5月20日到2011年5月26日,毛×将上述款项取出。毛×在该银行卡号为×××号账户,2009年8月27日存款100000元,2009年9月5日到账30000元,后陆续取出,2010年1月15日到账51000元,2010年1月17日到账82000元,后陆续取出。2010年6月9日到账68000元,次日取出,2010年6月29日到账20000元,后取出,2010年7月20日到账30000元,2010年7月29日到账10730元,后陆续取出。2010年12月1日到账66500元,后陆续取出。2011年1月28日到账37500元,后陆续取出。2011年3月22日、2011年3月23日各到账50000元,后陆续取出。2011年4月22日到账149700元,后陆续取出。
毛×在中国银行××号账户,2010年4月30日到账80000美元,后陆续取出,2010年5月12日进账2788200日元,当日取出,2010年5月13日到账10790美元,当日取出,2010年6月1日到账9000美元,2010年6月2日取出,2010年6月2日到账9000美元,次日取出,2010年6月3日到账61330.5元,当日取出61000元,2010年6月4日到账9000美元,当日取出,2010年6月29日到账5000美元,2010年6月30日到账1852美元,后取出,2010年7月1日到账48387.12元,2010年7月1日取出50000元,2010年9月8日到账2000美元,后取出,2010年9月17日到账3000美元,2010年9月21日到账2000美元,后取出,截止到2010年9月29日账户内有1840美元,吴×要求对此进行分割。毛×在该银行××号账户2010年11月7日进账33075元,余额33310.74元,2010年11月7日和2010年11月8日毛×通过ATM取款33300元。2010年12月23日进账1650000元,2010年12月23日到2010年12月28日,毛×通过ATM陆续取出。2010年12月31日,该账户进账174200元,2010年12月31日到2011年1月9日毛×通过ATM陆续取出。2011年1月19日,该账户进账88242元,当日,毛×取出88000元。2011年1月17日,该账户进账9989.36欧元,2011年1月19日,毛×全部取出。吴×要求分割该账户内折合人民币539283元存款。毛×在该银行××号账户2010年10月9日到账25562.11元,当日毛×取出26000元。2010年12月16日,该账户到账232630.13元,2010年12月16日和2010年12月19日,毛×分别取出了132800元和100000元。2010年10月9日该账户取出3840美元。2010年10月13日该账户到账3000美元,2010年10月17日取出。2010年10月28日该账户到账5000美元,2010年11月18日取出。2010年12月13日该账户到账5000美元,2010年12月14日该账户到账29982.5美元,2010年12月16日毛×取出34982.5美元。2011年4月1日该账户到账59092元,当日毛×取出59000元。吴×要求分割该账户内折合人民币614509元存款。毛×在该银行××号存折,2011年8月18日,该账户到账51942.4元,当日毛×取出51980元。2011年7月12日到账10000美元,2011年7月14日毛×取出。2011年8月18日到账8150美元,毛×当日取出。吴×要求分割该账户内折合人民币186261元存款。毛×在该银行××号账户2010年1月4日支取45000元,2010年1月26日到账37433元,2010年1月28日毛×支取20000元,2010年2月1日支取17500元,2010年4月14日到账34025元,2010年4月16日取出20000元,2010年4月21日取出14100元,吴×要求对该账户内折合311900元人民币存款进行分割。
毛×在北京银行的××号账户2010年12月23日赎回218981.94元基金后余额为719191.4元,2010年12月24日支取200000元,2010年12月27日支取20000元,之后毛×购买了500000元理财产品。2011年6月20日该账户存入280000元,也购买了理财产品。2011年6月29日,毛×取出102400元,2011年7月14日有79667.01元基金赎回,当日毛×支取79700元,2011年7月19日有189857.18元基金到期,当日毛×支取189900元,2011年8月1日,680000元理财产品到期,次日,毛×取出683922.85元。毛×要求分割该账户内1082400元存款。该银行××号账户于2011年4月8日转开,金额500000元,2011年4月21日取出500000元后销户,毛×也要求对该500000元进行分割。
毛×在中国建设银行的××号账户2009年7月28日曾汇入1000000元,当日转入毛×自己的账户,吴×对此要求分割。该账户2010年后因给高春深、蔡雅萍等转账支取近4000000元,其中2010年1月给蔡雅萍的汇款为400000元,2010年2月为120000元,2010年3月为200000元,2010年4月为100000元,2010年5月为100000元,2010年6月为300000元,2010年7月为150000元,之后还给其汇款1000000余元。
吴×在中国工商银行××号账户,2011年1月14日取出50000元,2011年1月19日取出66890元,毛×要求分割116876元。吴×在该银行××号账户2010年11月16日取出119518.19元,毛×要求分割100000元。吴×在该银行××号账户2010年1月17日转账82000元,2010年1月21日取款49800元,2010年5月22日取款20000元,2010年5月27日取款20000元,2010年5月29日-2010年6月5日取款29500元,2010年6月29日取款20000元,2010年7月19日取款100000元,2010年10月8日取款62981元,2010年11月16日取款26818元,2010年12月10日取款20000元,2011年1月12日取款20000元,2011年1月14日取款50000元,2011年1月17日取款50000元,2011年2月12日取款50000元,2011年3月2日转出27000元,2011年4月8日转出40000元,2011年6月1日转出20000元,2011年7月1日转出26000元,2011年7月7日转出10000元,2011年10月12日转出110000元,2011年10月19日消费110000元,毛×要求分割该账户内580000元存款。吴×提交2011年10月19日110000元专线费发票一张,证明2011年10月19日消费110000元的去向是用于给网吧支付相应费用。
北京天宇创智上网服务中心在交通银行的××号账户2010年1月8日存款66000元,2010年1月13日存款66000元,2010年2月12日存款50000元,2010年5月6日存款50000元,2010年7月13日存款48750元,2010年12月22日存款15000元,2010年12月27日存款45000元,2011年1月11日存款45000元,2011年1月18日存款80000元,2011年1月31日存款80000元,2011年3月25日存款15000元,2011年4月28日存款10000元,2011年6月21日存款15000元,2012年3月27日存款60000元,2012年6月25日存款60000元。
毛×在中山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号账户,2010年3月29日资金余额1029943.07元,2010年3月30日,毛×转出700000元。2010年8月2日账户余额278806.26元,2010年8月11日和2010年8月13日转出270000元。2010年8月19日,账户余额94489.87元。2010年8月20日转出90000元。2010年8月20日账户余额262182.53元,2010年8月23日和2010年8月30日毛×转出245000元。2010年8月30日账户余额59317.75元,2010年8月31日转出55000元。2010年9月7日余额151241.32元,2010年9月8日转出150000元。2010年10月19日余额132131.24元,2010年10月22日转出100000元。2010年10月27日余额162474.83元,2010年10月28日转出100000元。2010年10月29日余额773007.18元,2010年11月1日取出700000元。2010年11月1日余额331698.02元,2010年11月2日取出并销户。毛×在国元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号账户于2010年11月2日开户,2010年11月5日转入资金160000元,2011年7月15日转出20000元,2012年9月11日转出21000元,2012年9月13日转出13000元,2012年9月14日转出35000元。吴×要求对毛×两个股票账户转出的2809000元进行分割。
吴×在太平洋证券公司编号为××号股票账户,2011年4月8日取款20000元,2011年4月14日取款20000元,2011年4月26日取款15000元,2011年10月12日取款111980元,2011年10月17日取款18025元。
吴×称曾借给吴锡鹏30000元,毛×认可,但表示吴锡鹏已向其归还。毛×提交手机短信照片,内容为“爸处有我26万元整”,称该信息存在吴×手机的草稿箱中,据此证明对吴×的父亲享有260000元债权,吴×对此不予认可。毛×提交福建省富嘉堡服饰织造有限公司出具的应收毛×货款汇总表,其中,2009年应收款913268元,2010年1月应收货款1108017元,付款400000元,2010年2-3月应收货款327165元,未付款,2010年4-5月应收货款434588元,付款300000元。2010年6月应收货款696577元,付款200000元。2010年7月应收货款610218元,付款150000元,即毛×共欠付货款3039833元。毛×提交(2012)东民初字第7497号民事调解书,证明其欠该公司3357623元货款,要求吴×分担。根据该案件的调解笔录,毛×认可该债务,故该公司未在法庭上出示证据。吴×对此不予认可。在该案中公司的代理人为盖仁生,开庭时仅有盖仁生出庭。经询,毛×表示蔡雅苹是该公司的财务,其向该公司支付货款是打到蔡雅苹账户。毛×提交(2012)昌民初字第7205号民事调解书,证明2009年1月18日及2010年3月27日其因购房和个体经营向张钟达借款1700000元,也要求吴×分担。在该案中张钟达的代理人也是盖仁生。吴×认为毛×提交的三份调解书,当事人不同但代理人都是盖仁生,不符合常理,认为毛×通过假案件的方式转移夫妻共同财产。
毛×、吴×有红木家具一套,包括罗汉床一张,博古架一对,圈椅一对,梨花屏风一个,单反相机一个,海信44寸液晶电视一台,索尼32寸液晶电视一台,3+2+1皮质沙发一套,双人床两张,保险柜一个,组装台式电脑一台、酒柜和餐桌各一个,三菱三开门冰箱一台,都在北京市朝阳区××号房屋内。
毛×提交手机短信照片,内容为“咬你,讨厌,昨天做了整夜梦”等,还提交吴×出入某房屋的照片,据此证明吴×有婚外情。毛×还提交其和吴×的录音,其中吴×说“开始是他死结白列要开始的,结束就让他这样结束了,太便宜他了”“我们两个都说过,既然做了,都敢做敢当”,据此证明吴×和李永有婚外情。吴×对录音证据的真实性表示认可,但称毛×对录音进行了删减,吴×提交“墨缘”和“宋”的聊天记录,其中有“我家人都关心我要交往的人”“靠着你很温暖”“拉着手”等等,据此证明毛×和其他女子关系暧昧。毛×对此不予认可。
原审法院认为:婚姻关系应以夫妻感情为基础。现毛×、吴×均同意离婚,法院不持异议。婚生女毛×1已年满十周岁,其表示愿意和吴×一起共同生活,法院尊重其意见,并根据毛×的财产情况和孩子在北京的生活支出情况确定毛×每月支付抚育费3000元。
关于双方的共同财产,因毛×在本案诉讼过程中,与其弟毛颖立在明知毛×、吴×对北京市昌平区××号是否是夫妻共同财产存在争议且法院对此正在审理的情况下,在昌平法院对法官隐瞒房屋存在争议的事实而达成调解,以达到将房屋过户到毛颖立名下的目的,情节恶劣,法院在分割财产时对该情节予以考虑。关于毛×、吴×均指责对方有外遇情形,根据毛×提交的其和吴×的录音,吴×确实处理男女关系不当,足以影响夫妻感情,法院在分割财产时亦予以考虑。关于吴×提交的聊天记录,首先不能证明是毛×发生的,其次网络聊天记录也不足以证明毛×有实质性的婚外恋行为,故法院对吴×该意见不予采纳。因此,在毛×、吴×均有过错的情况下,法院对夫妻共同财产平均分割。关于毛×要求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因法院对吴×该不当情节已在财产分割时予以考虑,故不再支持。
北京市朝阳区××号房屋,毛×虽称其是用卖出婚前房屋的钱购买的,但根据毛×提交的证据,该房屋购买在前而其婚前房屋出卖在后,故法院对毛×该意见不予采纳,考虑到吴×今后带孩子生活,法院判决该房屋和配套车库归吴×所有,吴×给付毛×折价款2247000元。北京市朝阳区××室房屋归毛×所有,贷款由毛×负责偿还,毛×给付吴×折价款659667元。北京市朝阳区五里桥二街1号院1层0127号房屋归吴×所有,贷款由吴×负责偿还,吴×给付毛×折价款444260元。北京市朝阳区××室房屋,毛×虽称是婚前房屋,但在毛×、吴×第二次婚姻前该房屋仅是毛×承租的公房,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才签订的购房合同并取得的产权,故对毛×该意见法院不予采纳,作为夫妻共同财产分割,考虑到该房屋是毛×婚前承租,法院判决该房屋归毛×所有,对吴×适量少分,毛×给付吴×折价款800000元。北京市昌平区××号房屋,涉及案外人利益,本案中不予处理。京××号奔驰车归毛×所有,毛×给吴×折价款100000元。京××号车辆归吴×所有,毛×不要求补偿,法院不持异议。
北京天宇创智上网服务中心虽由毛×注册,但主要由吴×负责经营,法院判归吴×所有,吴×给付毛×折价款300000元,毛×要求分割的经营利润证据不足,法院根据该中心的银行账户信息进行分割。至于吴×要求分割毛×转让天雅服装市场商铺获得的300000元转让费,仅有录音,无法核实真实性,法院不予采信。
毛×在新华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保单号为××的分红型保险,归毛×所有,毛×给付吴×折价款210000元。毛×在民生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年年两全分红型保险归毛×所有,毛×给付吴×折价款25000元。北京市朝阳区××号房屋内的家具家电归吴×所有,吴×给付毛×折价款50000元。
关于双方的基金、存款和股票,法院根据庭审查明的事实,结合双方的日常生活支出和生产经营情况确定补偿金额,因毛×自认于2010年10月第一次起诉离婚,法院从之前半年开始确定待分财产数额。吴×要求分割毛×的基金,赎回时间符合上述时间,法院支持,毛×应给吴×补偿款450554元。毛×中国工商银行尾号为××账户,经法院审核应分存款为250000元,尾号为××号账户应分存款为482430元。毛×在中国银行尾号为××号账户,将外币按照汇率换算后,应分存款为1360000元,尾号为××号账户,吴×要求分割539283元存款合理,法院支持,尾号为××号账户,吴×要求分割614509元存款合理,法院支持,尾号为××号账户,经法院审核应分存款为164510元,尾号为××号账户,经法院审核应分存款为68125元。毛×在北京银行尾号为××号账户,扣除基金重复计算的部分,经本院审核应分存款为510686元,尾号为××号账户,吴×要求分割500000元存款合理,法院支持。关于吴×要求分割毛×在中国建设银行尾号为8784号账户内的1000000元,因时间太久,法院不予支持。毛×在中山证券有限责任公司的××号账户,应分割金额为2741698元,因毛×在国元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号账户是在中山证券账户销户当天开设的,账户内资金流动不大,法院不再分割。综上,毛×的存款、股票账户待分金额为7231241元,扣除毛×支出的货款,购买保险,还房贷和一般生活性支出,法院确定毛×应给付吴×补偿款1200000元。
吴×在中国工商银行尾号为××的账户,毛×要求分割116876元合理,法院支持,尾号为××号账户,经法院审核应分存款为100000元,尾号为××号账户,因吴×有证据证明其中有笔110000元支出用于网吧开销,法院对该110000元不予分割,即经法院审核应分存款为580000元。北京天宇创智上网服务中心在交通银行的尾号为0179号账户,经法院审核应分存款为705750元。吴×在太平洋证券的账户,经法院审核应分存款为185005元。综上,吴×的基金、存款、股票账户待分金额为1687631元,扣除吴×购房,还房贷和一般生活性支出,法院认为其应给毛×300000元补偿款。
关于毛×依据(2012)东民初字第7497号民事调解书主张的对福建省富嘉堡服饰织造有限公司的共同债务,首先该调解书形成于离婚诉讼期间,毛×在该诉讼过程中并未申请追加吴×参加诉讼,其和案外人达成的调解协议并不必然对吴×发生法律效力,另根据毛×提交的欠款明细单,2010年1月的付款额是400000元,2010年2至3月无,2010年4至5月300000元,2010年6月200000元,2010年7月150000元,但根据毛×于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号账户交易明细,毛×2010年1月对该公司财务蔡雅萍的汇款为400000元,2010年2月为120000元,2010年3月为200000元,2010年4月为100000元,2010年5月为100000元,2010年6月为300000元,2010年7月为150000元,之后还给其汇款1000000余元,汇款情况和毛×提交的明细单不符,法院对该欠款事实不予采纳,不作为共同债务分割。关于毛×依据(2012)昌民初字第7205号民事调解书主张对张钟达的共同债务,首先该案件的代理人和上两个调解案件的代理人一致,不符合常理,在上两个调解案件中,毛×均有刻意转移财产的行为,且根据毛×的银行账户信息,2009年、2010年时其资金充裕,足以购房和维持正常经营,故法院对该欠款事实亦不予采纳,不作为共同债务分割。关于毛×以手机短信主张对吴×父亲的260000元债权,该信息并未发出,也不能确定是吴×编写,法院对该事实不予采信。吴×主张的欠其父亲的300000元债务,毛×曾当庭认可,虽后又反口,但对此未提交反证,法院对该事实予以采纳,该300000元由吴×负责偿还,毛×给付吴×折价款150000元。关于对吴锡鹏的30000元债权,毛×既称已归还,则应将折价款15000元给付吴×。因双方互负给付义务,法院对给付金额予以折抵,即毛×还需再给吴×268961元共同财产折价补偿款。
据此,原审法院于2013年4月判决:一、准予毛×和吴×离婚;二、婚生女毛×1由吴×负责抚育,毛×于二○一三年五月起,每月十日前给付吴×抚育费三千元至毛×1年满十八周岁时止;三、北京市朝阳区××号房屋归吴×所有;四、北京市朝阳区××室房屋归毛×所有,贷款由毛×负责偿还;五、北京市朝阳区××号房屋归吴×所有,贷款由吴×负责偿还;六、北京市朝阳区××室房屋归毛×所有;七、京××号车辆归毛×所有,京××号车辆归吴×所有;八、北京天宇创智上网服务中心由吴×经营;九、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号房屋内的红木家具一套(包括罗汉床一张,博古架一对,圈椅一对,梨花屏风一个),单反相机一个,海信44寸液晶电视一台,索尼32寸液晶电视一台,3+2+1皮质沙发一套,双人床两张,保险柜一个,组装台式电脑一台、酒柜和餐桌各一个,三菱三开门冰箱一台归吴×所有;十、毛×在新华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和民生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的保险归毛×所有;十一、毛×和吴×各自名下的银行存款和股票、基金归各自所有;十二、欠吴×父亲的三十万元债务,由吴×负责清偿;十三、毛×于判决生效后七日内给付吴×共同财产补偿款二十六万八千九百六十一元;十四(原审误记序号为十三)、驳回毛×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判决后,毛×、吴×均不服,分别向本院提出上诉,请求本院予以改判。毛×的上诉请求及主要理由为:1、认为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室房屋(以下简称××房屋)是毛×的婚前个人财产不应作为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配;2、认为原审法院在认定毛×存款、股票账户内待分金额为7231241元的基础上酌情扣除其合理支出后进行分配,属于对夫妻共同财产数额认定过高;3、认为原审法院对于北京天宇创智上网服务中心的收益705750元进行分配,属于认定数额过低;4、认为吴×具有导致婚姻破裂的错误情形,应当少分夫妻共同财产;5、认为原审法院认定的子女抚养费数额过高,要求予以调整;6、认为毛×与案外人通过调解确定的两笔债务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吴×亦应当分担;7、认为原审法院对于家具家电的折价款数额认定过低;8、不认可毛×名下的分红型保险的价值;9、不认可双方欠吴×父亲300000元债务,并认为系吴×父亲欠毛×与吴×260000元;10、认为北京天宇创智上网服务中心应当由毛×经营。吴×的上诉请求及主要理由为:1、认为××房屋为夫妻共同财产,应当由双方平均分配;2、认为原审法院在认定毛×存款、股票账户内待分金额7231241元的基础上酌情扣除其合理支出后确定分配给吴×的夫妻共同财产数额过低;3、认为吴×对双方婚姻破裂不存在过错情形,不应少分财产;4、认为北京天宇创智上网服务中心的收益705750元已经全部消费完毕,不应作为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配;5、认为原审法院对于吴×的存款、股票账户中的待分金额认定过高。
本院审理过程中,毛×指出北京天宇创智上网服务中心的注册日期为2003年,吴×对此表示认可。毛×提出原审中提交的尹慧珠、赵树成出具的收条上载明的金额应为299000元,吴×称其对此情况不知情。吴×提出原审法院记载其在中国工商银行××账户中2011年1月19日取出66890元存在错误,实际应为2011年1月17日取出50000元、2011年1月19日取出16890元,毛×对此不予认可。吴×另提出原审法院记载其在中国工商银行××账户中2010年11月16日取出119518.19元存在错误,实际取款金额应为100000元,毛×对此表示认可。本院经审理查明的其他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无异。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陈述、房产证、行驶证、营业执照、银行查询单等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是原审法院对于夫妻共同财产的认定与分配以及对于子女抚养费的认定处理是否恰当。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第三十九条的相关规定,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离婚时,夫妻的共同财产由双方协议处理,协议不成的,由人民法院根据财产的具体情况进行判决。本案中,根据原审法院已查明的事实,毛×在双方离婚诉讼过程中擅自将存在争议的房屋以另行诉讼的形式过户到他人名下,吴×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确有处理异性关系不当的行为,原审法院据此认定在双方均有过错的情况下,对夫妻共同财产采取平均分配的原则,正确合理,并无不当,故对于毛×上诉提出吴×应少分财产以及吴×上诉提出其不应少分财产的诉讼请求,本院均不予支持。关于××房屋的分配处理问题,因该房屋系在双方夫妻关系存续期间购买并取得产权,原审法院考虑该房屋原系毛×婚前承租的因素判决该房屋归毛×所有并在确认毛×应就该房屋给付吴×的折价款数额时对吴×适当少分,该项处理公平合理,并无不当,毛×上诉主张××房屋系其婚前个人财产以及吴×主张对该房屋应当平均分配,均不符合本案客观情况,对于毛×、吴×有关××房屋的上诉请求,本院均不予支持。关于毛×、吴×上诉分别提出的原审法院对二人各自银行、股票账户中待分的财产数额认定过高的问题,经本院核实,原审法院系根据毛×自认的首次起诉要求离婚的时间确认了认定待分财产数额的时间节点,并根据该时间范围内毛×、吴×各自账户中的资金数额以及双方各自从事经营活动及个人生活的情况,扣除合理支出后作为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平均分配,原审法院该项处理公平合理,且符合本案客观情况,并无不当,对于毛×、吴×的相关上诉请求,本院均不予支持。关于北京天宇创智上网服务中心的收益分配问题,原审法院系根据已查明的实际收益情况作出分配,毛×上诉提出原审法院认定的收益数额过低,吴×上诉提出所有收益均已消费并无剩余可供分配,双方均未就各自主张提供充分证据,本院对毛×、吴×的相关上诉请求均不予支持。关于毛×上诉提出的北京天宇创智上网服务中心应由其经营的问题,因在原审过程中双方均认可北京天宇创智上网服务中心此前系由吴×实际负责经营管理,故原审法院据此判决北京天宇创智上网服务中心在双方离婚后由吴×继续经营并由吴×给付毛×相应折价款,正确合理,并无不当,本院依法予以确认,对于毛×的相关上诉请求,本院难以支持。关于双方欠吴×父亲的债务300000元,毛×曾对该事实当庭认可,后又反口否认但未提供相应反证,同时其主张吴×父亲欠毛×、吴×260000元亦未提供相应证据,故原审法院据此认定欠吴×父亲的300000元债务由毛×、吴×分担,正确合理,并无不当,毛×有关上述债务的上诉请求,缺乏相关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另外,毛×上诉提出的应将其在离婚诉讼期间自行与案外人达成调解确定的债务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由双方分担及不认可其名下分红型保险价值的诉讼请求,均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关于家具家电折价款数额的认定问题,原审法院系根据双方认可的家具家电的客观情况进行酌情认定,符合本案实际情况,毛×上诉主张原审法院认定折价款数额过低,但未就此提供充分证据,本院对其主张难以采信,对其相关上诉请求难以支持。
关于子女抚养费数额问题,经本院核实,原审法院确定的子女抚养费数额符合双方女儿现阶段求学及生活的客观需要,且根据毛×名下财产的客观状况,原审法院认定的子女抚养费数额亦未超过其经济能力的合理负担范畴,故对于毛×要求调整降低子女抚养费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实体处理恰当,上诉人毛×、吴×的上诉请求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99050元,由毛×负担49525元(已交纳75元,余款于本判决生效后7日内交纳),由吴×负担49525元(于本判决生效后7日内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99050元,由毛×负担49525元(已交纳),由吴×负担49525元(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李明磊
代理审判员刘洁
代理审判员侯晨阳
二〇一四年一月八日
书记员杜超


法卫士二维码

温馨提示:法卫士文章由编辑人员收集整理而来,不代表法卫士立场。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法律问题(如离婚、房产纠纷、人身伤害、刑事等),建议您在线咨询专业律师(免费)。

PC端第一法律服务平台

地区律师推荐 更多

热门查找律师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