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法卫士首页 律师文章 正文

段某斌、何某云非法采矿、寻衅滋事、故意毁坏财物一审刑事判决案

时间:2019-05-07 20:14:27 来源:杨建茂

导读:被告人段某斌委托云南吉昌律师事务所杨建茂律师担任辩护人。

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8)云0502刑初607号
公诉机关保山市隆阳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段棋斌,男,1995年7月18日生于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因本案于2018年1月28日被保山市公安局隆阳分局刑事拘留,同年3月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保山市隆阳区看守所。
辩护人杨双桥、杨建茂,云南吉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何学云,男,1992年12月19日生于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汉族,小学文化,农民,户籍所在地及家庭住址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暂住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曾因犯聚众斗殴罪于2015年2月27日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现因本案于2018年1月28日被保山市公安局隆阳分局刑事拘留,同年3月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保山市隆阳区看守所。
被告人赵兴义,男,1997年1月2日生于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因本案于2018年1月28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保山市隆阳区看守所。
被告人段祺伟,曾用名段坤伟,男,1993年10月22日生于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因本案于2018年6月14日被保山市公安局隆阳分局刑事拘留,同年7月13日被逮捕。现羁押于保山市隆阳区看守所。
被告人先朝路,男,1998年5月3日生于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彝族,小学文化,农民,户籍所在地及家庭住址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暂住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因本案于2018年2月19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28日被逮捕。现羁押于保山市隆阳区看守所。
被告人刘少龙,男,1964年3月12日生于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汉族,小学文化,农民,住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因本案于2018年1月3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保山市隆阳区看守所。
辩护人张德禄,云南金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王肇义,男,1991年11月17日生于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汉族,初中文化,农民,户籍所在地及家庭住址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现住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因本案于2018年6月11日被保山市公安局隆阳分局刑事拘留,同年7月13日被该局取保候审,同年8月13日经保山市隆阳区人民检察院决定被取保候审,同年11月15日经本院决定被取保候审,2019年3月19日经本院决定被逮捕。现羁押于保山市隆阳区看守所。
辩护人马军,云南金曦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寸斐,云南金曦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人杨寒威,男,1992年12月6日生于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汉族,初中文化,农民,户籍所在地及家庭住址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现住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因本案于2018年6月7日被保山市公安局隆阳分局刑事拘留,同年7月13日被该局取保候审,同年8月13日经保山市隆阳区人民检察院决定被取保候审,同年11月15日经本院决定被取保候审,2019年3月19日经本院决定被逮捕。现羁押于保山市隆阳区看守所。
辩护人杨恩龙,云南金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段自洋,男,1992年9月10日生于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因本案于2018年1月28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保山市隆阳区看守所。
辩护人刘家佳,云南吉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翟常有,男,1994年11月4日生于云南省曲靖市师宗县,汉族,高中文化,个体户,户籍所在地及家庭住址云南省曲靖市师宗县,暂住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因本案于2018年3月31日被保山市公安局隆阳分局取保候审,同年5月28日经保山市隆阳区人民检察院决定被取保候审,同年11月15日经本院决定被取保候审,2019年3月20日经本院决定被逮捕。现羁押于保山市隆阳区看守所。
被告人朱军,男,1993年8月22日生于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汉族,中专文化,农民,户籍所在地及家庭住址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现住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因本案于2018年4月18日被保山市隆阳区公安局隆阳分局取保候审,同年5月28日经保山市隆阳区人民检察院决定被取保候审,同年11月15日经本院决定被取保候审,2019年3月19日经本院决定被逮捕。现羁押于保山市隆阳区看守所。
保山市隆阳区人民检察院以隆检公诉刑诉〔2018〕590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段棋斌犯非法采矿罪、寻衅滋事罪、故意毁坏财物罪;被告人赵兴义、何学云、段祺伟犯非法采矿罪、寻衅滋事罪;被告人先朝路、杨寒威、王肇义、翟常有、朱军犯寻衅滋事罪;被告人刘某6、段自洋犯非法采矿罪一案于2018年11月12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2018年11月15日立案,决定开庭审判,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9年1月28日在本院第十二审判法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保山市隆阳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杨丽琴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段棋斌及其辩护人杨双桥、杨建茂、被告人刘某6及其辩护人张德禄、被告人先朝路、赵兴义、被告人段自洋及其辩护人刘家佳、被告人何学云、段祺伟、翟常有、朱军、被告人杨寒威及其辩护人杨恩龙、被告人王肇义及其辩护人马军、寸斐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保山市隆阳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7年4月至2018年1月期间,被告人段棋斌不务正业,以提供食宿等方式不断笼络社会闲散人员,为获取非法利益,与被告人刘某6、赵兴义、何学云、先朝路、段自洋、翟常有、朱军、段祺伟、王肇义、杨寒威和李某22、李某21、于某付某(均另案)等人纠集在一起,形成三人以上人员较为固定的恶势力犯罪集团,以暴力、威胁等手段,长期在本区多次实施寻衅滋事、非法采矿、故意毁坏财物等犯罪活动,严重扰乱经济、社会秩序。具体事实分述如下:
一、非法采矿
2014年,被告人刘某6和刘体蒋、刘体峰(均另案)三人向本区水寨乡××菜村委会刘某2(另案)租用本区水寨乡××菜村大水沟村“回头山”非法开挖玛瑙。2017年,摆菜村三委工作人员及大水沟小组以收取排险费、堆土费、采挖费等名义向非法采矿人员收取高额费用,为非法采矿提供保护。2017年4月,被告人段棋斌以向姬某(另案)取得刘某2的《林权证》为由,并向大水沟组缴纳180000元的采挖费用为条件向刘某6提出合伙,各占股份50%。段棋斌、刘某6二人在未取得采矿许可证的情况下非法采挖玛瑙,其中刘某6负责提供挖掘机等机械设备、组织工人筛检玛瑙石、指挥挖机工作、销售玛瑙等具体事务;段棋斌为保障个人利益及其开挖范围不受其他团伙影响,遂采用统一安排食宿并发放工资的形式安排被告人赵兴义、段祺伟、段自洋和李某21、李某22到水寨乡××菜村大水沟回头山轮班守山,一方面监督刘某6采挖玛瑙的劳工是否私藏玛瑙矿,另一方面保证己方玛瑙开采地盘不受其他势力或周边村民影响。同时为了躲避国家监管,在采用昼伏夜出形式开采玛瑙矿石。期间,段棋斌还安排段祺伟、赵兴义和于某、李某21、付某等五人在去往本区水寨乡××菜村委会大水沟村“回头山”的交通要道上蹲点守候。段棋斌同时安排被告人何学云上山把守,何学云安排罗某、李某6上山参与把守,同时为被告人段祺伟、赵兴义等人蹲点守候提供车辆。段棋斌、刘某6等人非法采挖所得的玛瑙矿石分别销售给金某1同120000元、张某175000元、陈某158000元、李某3380000元(均另案)等人,段棋斌、刘某6等人销赃获利共计633000元。在段棋斌、刘某6等人非法采矿期间,2017年9月27日、10月11日曾分别被隆阳区国土资源局处以罚款30000元、水寨乡政府罚款15000元的行政处罚,在被行政处罚后二人继续在“回头山”开采玛瑙至案发。
二、寻衅滋事
1、2017年6月,被告人段棋斌欲强揽已经由张某2、孟某1二人承包的金鸡乡观光大道第六标段供应砂石料的工程,段棋斌威胁张某2二人无果后,同年6月18日11时许,指派被告人李某22、李某21(均另案)和于某(未达刑事责任年龄)等人到本区金鸡乡观光大道第六标段听候杨寒威、王肇义指挥。随后,李某22邀约杨某4、李某7(均另处),李某21邀约韩某1应、李某5(均另处)等共计10余人到观光大道第六标段阻碍拉沙车辆正常通行及工程施工。被害人段某1因不知情驾驶云M×××××蓝色欧曼四桥车倾倒砂石料,李某22、李某21邀约来的人员便用砂石冲砸车辆,同时将段某1砸伤在地并进行围殴。经分别鉴定,被害人段某1此次的人体损伤程度评定为轻伤二级;云M×××××蓝色欧曼四桥车受损价值为190元。
2、2017年9月5日凌晨0时许,被告人段棋斌为杨某1将自己手下李金盆扭送派出所一事进行报复,纠集被告人赵兴义、先朝路、段祺伟、朱军、翟常有和李某22、李某21、付某(均另案)、于某(未达刑事责任年龄)等人到本区百乐门慢摇吧聚集,并安排于某、李某21、何学云准备长刀、钢管等工具。后段棋斌等人通过各种渠道打听杨某1所在位置,并由翟常有驾驶蓝色奔驰车载着段棋斌、于某、先朝路等人在前,李某22、李某21、付某及其余人员分别乘坐由被告人朱军、段祺伟驾驶的两车尾随其后,绕城四处寻找杨某1的下落,至同日凌晨2时许,众人驾车来到本区九龙路“月亮湾”宾馆附近时,发现杨某1等人的车辆经过,便沿本区明和酒店路口由西向东追逐至永昌路××××交叉口,此时杨某1方由被害人杨某1驾驶的一辆白色宝马车,被害人夏某驾驶的一辆红色标致车及同行的另一辆白色面包车依次停在该十字路口左转弯车道等待红绿灯。段棋斌安排翟常有驾驶蓝色奔驰车强行将杨某1乘坐的白色宝马车逼停,李某22、李某21、付某等人乘坐的其余两辆车顺势将杨某1一方其他车辆逼停。后段棋斌、先朝路、于某带头下车,赵兴义、李某22、李某21、付某及其余人员紧随而下,分别从车上拿出长刀、钢管、锄把等工具砍砸杨某1的白色宝马车后,李某22、于某和先朝路、赵兴义等人用工具打砸红色标致车和白色面包车,打砸后杨某1一方驾车强行驶离现场,段棋斌等人继续驱车沿永昌路一路闯红灯追至本区河图街道牌坊附近未果后返回。经鉴定,被砸的红色标致车、白色宝马车受损价值共计5900元。
三、故意毁坏财物
2016年12月1日13时许,李某1、字文某1与李某8(另案)因鑫泽租车行租车费用发生争执,后报警至永昌派出所,双方到派出所调解租车费用等相关事宜。当日21时许,秦某得知后邀约汪某、何某2、杜某(均另案)驾车来到永昌派出所门口将李某8接走,后字文某1等人驾车追赶,双方再次发生冲突。被告人段棋斌受秦某邀约与秦某等人共同驱车追赶被害人字文某1至鑫泽租车行,对租车行及被害人字文某1的云M×××××大众速腾车及云M×××××别克车进行打砸,打砸过程中又将被害人杨某2停放在该租车行附近的车辆砸损。经鉴定,鑫泽租车行铺面及被砸的云M×××××、云M×××××车辆被损毁价值共计7491元。
经公安机关通知,2018年1月27日,被告人段自洋、何学云主动到案;2018年1月31日1时许,被告人刘某6主动到案;2018年3月31日14时许,被告人翟常有主动到案;2018年4月9日14时许,被告人朱军主动到案;2018年6月7日9时许,被告人杨寒威主动到案;2018年1月27日9时许,公安民警在本区板桥镇嘉佳益酒店201室将被告人段棋斌、赵兴义抓获;2018年2月19日0时,公安民警在本区兰城街道兰城路105号2单元502室将被告人先朝路抓获;2018年6月11日10时许,公安民警到本区金鸡乡金鸡村委会金鸡二村10组19号被告人王肇义家中将其抓获;2018年6月14日16时许,公安民警到本区金鸡乡黄毛村委会黄毛村三组31号被告人段祺伟家中将其抓获。
公诉机关针对上述指控,向法庭提交了书证、物证、证人证言、鉴定意见、勘验、检查、辨认笔录、视听资料、被告人的供述与辩解等证据证实,并认为,被告人段棋斌纠集刘某6、赵兴义、何学云、先朝路、段自洋、翟常有、朱军、段祺伟、王肇义、杨寒威和李某22、于某、李某21、付某(均另案)等人形成三人以上、人员相对固定、有组织的、以段棋斌为首的恶势力犯罪集团,长期在本区内多次实施非法采矿、寻衅滋事、故意毁坏财物等犯罪行为,严重扰乱社会秩序,造成严重社会影响。其中被告人段棋斌、刘某6、赵兴义、段自洋、何学云、段祺伟六人违反矿产资源法的规定,在未取得采矿许可证的情况下擅自采矿,价值达633000元,情节严重,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三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非法采矿罪(共同犯罪)追究六人的刑事责任。被告人段棋斌、杨寒威、王肇义纠集他人严重扰乱社会秩序,阻碍工程施工,随意殴打他人,致一人轻伤二级,情节恶劣,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寻衅滋事罪(共同犯罪)追究三人的刑事责任。被告人段棋斌、赵兴义、先朝路、何学云、段祺伟、翟常有、朱军破坏社会秩序,任意损毁他人财物价值达5900元,情节严重,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应当以寻衅滋事罪(共同犯罪)追究七人的刑事责任。被告人段棋斌故意毁坏他人财物,价值达7491元,数额较大,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五条,应当以故意毁坏财物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段棋斌一人犯三罪,段祺伟、何学云、赵兴义一人犯两罪,应当数罪并罚;在犯罪集团中,段棋斌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系全案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在寻衅滋事犯罪事实中,第一起寻衅滋事共同犯罪,被告人杨寒威、王肇义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在第二起寻衅滋事共同犯罪中,赵兴义、先朝路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何学云、段祺伟、翟常有、朱军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在非法采矿罪事实中,被告人刘某6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何学云、赵兴义、段自洋、段祺伟起次要作用,系从犯。被告人刘某6、何学云、段自洋、朱军、翟常有、杨寒威等六人主动到案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属自首;被告人段祺伟、先朝路、赵兴义、王肇义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段棋斌到案后如实供述非法采矿的犯罪事实;何学云在缓刑考验期内再犯新罪,应对其撤销缓刑,数罪并罚。对十一人分别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七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现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段棋斌认为,1、其对公诉机关指控其犯非法采矿罪无异议;2、其未参与第一起寻衅滋事犯罪;3、其在第二其寻衅滋事犯罪中仅只是找人打听了杨某1的下落,其没有打砸杨某1等人的车辆,但对该起犯罪,其自愿认罪;4、指控其犯故意毁坏财物罪不是事实;5、本案不属恶势力犯罪集团,其亦不属恶势力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
被告人段棋斌的辩护人认为,1、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段棋斌参与第一起寻衅滋事犯罪的证据不足。2、被告人段棋斌在第二起寻衅滋事犯罪和故意毁坏财物犯罪中均起次要作用,属从犯。3、本案系一般共同犯罪。4、被告人段棋斌自愿认罪,具有积极的悔罪表现,可酌情从轻处罚。
被告人何学云认为,其不属恶势力犯罪集团成员,对其余指控其无异议,其自愿认罪。
被告人赵兴义认为,其属该案犯罪的普通的参与者,其不属于恶势力犯罪集团的成员,其表示自愿认罪。
被告人段祺伟认为,其不属恶势力犯罪集团成员,对其余指控无异议,其自愿认罪。因公安机关未通知其,其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其应构成自首。
被告人先朝路对公诉机关指控其的犯罪事实及罪名均无异议,但认为该起犯罪与段棋斌无关,是其叫段棋斌去调解,并表示自愿认罪。
被告人刘某6对公诉机关指控其犯非法采矿罪的犯罪事实及罪名无异议,但其不属恶势力犯罪集团的成员,其参与非法采矿获利金额应为415000元,而非633000元。
被告人刘某6的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刘某6犯非法采矿罪无异议,但认为,1、被告人刘某6不属于恶势力犯罪集团成员。2、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刘某6系非法采矿罪的主犯,有悖客观事实。3、被告人刘某6具有自首情节,依法应对其从轻或减轻处罚。
被告人王肇义对公诉机关指控其犯罪的事实及罪名均无异议,但认为,1、其不属于恶势力犯罪集团的成员。2、因公安机关未通知其,其到案后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其应构成自首。请求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王肇义的辩护人认为,1、被告人王肇义不属于恶势力犯罪集团的成员。2、被告人王肇义在寻衅滋事犯罪中未实施具体行为。3、被害人段某1轻伤二级伤情与被告人王肇义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且其损失已得到赔偿,并表示对被告人予以谅解。4、被告人王肇义具有自首情节。5、被告人王肇义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与被害人达成了谅解,应对其减轻处罚。请求对被告人王肇义从轻或减轻处罚。
被告人杨寒威认为,其不属恶势力犯罪集团的成员,其对公诉机关的犯罪事实及罪名均无异议,并表示自愿认罪。
被告人杨寒威的辩护人认为1、被告人杨寒威在本案中系从犯。2、被告人杨寒威具有自首情节。3、被害人段某1的损失已得到赔偿。4、被告人杨寒威与段棋斌等人纠集在一起,形成三人以上人员较为固定的恶势力犯罪集团实属错误。请求对被告人杨寒威减轻处罚。
被告人段自洋认为,其不属恶势力犯罪集团的成员,对其余指控无异议,并表示自愿认罪。
被告人段自洋的辩护人提出,1、被告人段自洋不属恶势力集团犯罪。2、认定非法获利633000元有误,该定价未通过鉴定机构鉴定。3、被告人段自洋无犯罪前科。请求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翟常有认为,1、其不属恶势力犯罪集团成员。2、案发当晚,是段棋斌打电话与其借车,因不方便出借,其碍于情面,才开车送他们。3、在案发地点,其与杨某1等人并排停车等待红绿灯,并未逼停杨某1驾驶的车辆。4、段棋斌等人下车并打砸杨某1等人的车辆,因其车被杨某1撞了,其才驱车追赶杨某1等人。其自愿认罪,请求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朱军认为,其不属恶势力犯罪集团的成员,案发当晚其明知同伙要去做违法的事情,但其不明知是要打砸杨某1的车辆,其对公诉机关指控其犯罪的事实无异议,请求对其依法定罪。
经审理查明,2017年4月至2018年1月期间,被告人段棋斌纠集被告人何学云、赵兴义、段祺伟、先朝路、刘某6、王肇义、杨寒威、段自洋、翟常有、朱军及另案处理的于某、李某21、李某22、付某等人形成三人以上、人员较为固定的、有组织的、以被告人段棋斌为首的恶势力犯罪集团,在本区内长期实施非法采矿、强揽工程、肆意殴打他人、任意损毁他人财物等犯罪活动,严重扰乱社会、经济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具体事实分述如下:
一、非法采矿
2017年4月至2018年1月,被告人段棋斌、刘某6在未取得采矿许可证的情况下擅自长期在本区水寨乡××菜村委会大水沟村回头山合伙开采玛瑙矿石。在此期间,被告人刘某6负责提供挖掘机等机械设备、组织工人筛检玛瑙石、指挥挖掘机工作、销售玛瑙等具体事务;被告人段棋斌为保障个人利益及开挖范围不受其他团伙影响,采用统一安排食宿并发放工资的形式安排被告人赵兴义、段祺伟、段自洋、何学云和李某21、李某22、于某、付某(均另案)等人到“回头山”轮班把守,一方面监督采挖玛瑙的劳工是否私藏玛瑙矿,另一方面保证己方玛瑙开采地盘不受其他势力或周边村民影响。同时,为了躲避国家监管,采用昼伏夜出的形式开采玛瑙矿石。期间,被告人段棋斌还安排被告人段祺伟、赵兴义和于某、李某21、付某等人在去往本区水寨乡××菜村委会大水沟村“回头山”的交通要道上蹲点、放哨。被告人何学云为被告人段祺伟、赵兴义等人放哨提供交通工具。在此期间,被告人段棋斌、刘某6向李某3、陈某1、金某1同(均另案处理)等人销售玛瑙石获利633000元。2017年9月27日,被告人段棋斌、刘某6因非法开采玛瑙矿石被保山市国土资源局隆某分局行政罚款30000元。同年10月,因刘某6私挖滥采玛瑙,水寨乡政府向刘某6收取私挖滥采玛瑙植被恢复治理款15000元。被处罚后,二人继续在回头山开挖玛瑙矿石至案发。
上述事实,有以下证据予以证实:
1、受案登记表、立案登记表,证实案件的来源。
2、搜查证、搜查笔录、扣押决定书、扣押清单,证实民警在刘某1家厢房二楼地板上查获写有“Friends”“杰哥滴”字样的笔记本一本,笔记本中登记了“旺旺”等人的上工情况及“旺旺”加油的情况。
3、调取证据通知书、调取证据清单、情况说明,证实因刘某6私挖滥采玛瑙,水寨乡政府向刘某6收取私挖滥采玛瑙植被恢复治理款15000元。
4、照片,证实2018年1月挂工照片,有“旺旺8个工”字样。
5、调取证据通知、调取证据清单、行政处罚决定书,证实2017年9月27日,保山市国土资源局隆某分局决定对被告人刘某6非法开采矿产资源的违法行为予以行政罚款30000元,并责令立即停止非法开采。
6、协助查询财产通知书、银行账户交易明细等,证实2018年1月2日,张某1共计两次转账给被告人刘某675000元。
7、租赁协议书,证实2014年6月5日,刘某2将其在回头山的林地全部租给刘某4、刘体蒋使用,租赁期限为5年,租金共计120000元。
8、林权证复印件,证实隆某林某字(2009)第0002800538号林地使用权人为刘某2。
9、隆阳区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隆某区玛瑙矿产资源保护目标责任考核细则的通知、关于开展隆某区玛瑙矿产资源保护督查工作的通知、关于严禁开采玛瑙矿产资源的通告、关于印发《水寨乡境内私挖滥采玛瑙矿专项整治行动方案的通知》、关于印发《隆某区“打非治违”专项整治行动方案》的通知、国土资源局隆阳分局关于保山市公安局隆某分局咨询函的复函及相关法律法规,证实玛瑙矿属于国务院规定的矿产资源,国家对矿产资源的勘查、开采实行许可证制度,云南省关于采矿权、探矿权的行政许可均由云南省国土资源厅行使,现隆某区没有玛瑙矿采矿权设置。隆阳区人民政府曾发出关于严禁非法开采玛瑙矿产资源的通告,并组成督查组严格督查非法采矿行为,督察组不定时的对非法采矿行为进行督查,同时对刘某6非法采矿行为进行了处罚。
10、现场勘验笔录、现场图、现场照片,证实公安民警对采挖玛瑙的现场进行勘验。
11、隆某区林业局林地林木检测报告书,证实回头山的地类为一般商品用材林地。
12、证人刘某1的证言、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2017年9月底10月初,被告人段棋斌与其租房给来挖玛瑙的人住,其女儿刘月兰帮他们买菜做饭。同年12月底,被告人赵兴义付给其伙食费、做饭的工资各8000元。在其家住的人都是被告人段棋斌带来的,每次来的人不固定,多的时候十多个,少的时候一两个,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子。他们都是下午或者晚上出门,第二天早上回来睡觉。在其家找到的笔记本是他们带来的,但其不知道是谁的。其辨认出被告人段自洋就是租住在其家中叫阿某1的人,辨认出被告人段棋斌就是租住在其家中叫荣某的人。
13、证人赵某1的证言、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其岳父刘某6与段棋斌合伙在水寨乡大水沟回头山挖玛瑙,刘某6曾让其两次帮他们开挖掘机挖玛瑙。其辨认出被告人段棋斌就是与其岳父刘某6合伙挖玛瑙叫荣某的人。
14、证人刘某2的证言,证实2014年,其以120000元的价格将其在大水沟的山地租给刘某4五年。后来,被告人刘某6又与刘某4在那块地上租了一部分。
15、证人李某3的证言、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2017年12月中旬,其与陈某1合伙,由其与被告人段棋斌、刘某6三次共计购买了80000元左右的玛瑙矿石。其不与陈某1合伙后,单独向被告人段棋斌购买了300000元左右的玛瑙矿石。其每次到被告人段棋斌家购买玛瑙矿石,都是段棋斌和他的五六个弟兄在着。其辨认出段自洋、赵兴义就是其到段棋斌家购买玛瑙的时候在场的人。
16、证人陈某1的供述,证实2018年1月上旬的一天,其在板桥福禄居南红产业园向被告人段棋斌购买了58000元的玛瑙料子。2017年11月份,其与李某3合伙做玛瑙生意,李某3向被告人段棋斌、刘某6购买过玛瑙。
17、证人金某1同的证言,证实其与被告人刘某6购买过120000元的玛瑙。因有人不给被告人刘某6过路上玛瑙山,导致被告人刘某6不能正常挖玛瑙,被告人段棋斌来帮他处理此事,处理好以后,他们二人就合伙挖玛瑙了。
18、证人张某1的证言,证实2017年11月的一天,其在被告人刘某6家与刘某6、段棋斌购买了75000元的玛瑙。
19、证人于某的证言,证实其系被告人段棋斌的小弟,被告人段棋斌、刘某6合伙开采玛瑙的时候,被告人段棋斌安排其与被告人段自洋、赵兴义、何学云、李某22等人去玛瑙山看场子,工资每人每天200元,吃住在大水沟的一个农户家。平时轮流去看场子,每次去的不一定是同一批人。在山上主要是守着不让其他的人来挖玛瑙,在采挖玛瑙的时候看着刘某6找来的工人具体挖出来多少玛瑙。其收到过被告人段棋斌付给其的2600元工资,他们挖出来的玛瑙卖给金元、芒市斌等人。其曾与被告人段祺伟、付某等人在金鸡乡政府旁边以及金鸡基督教教堂旁帮玛瑙山上的人放过哨。
20、证人李某21的证言,证实其系被告人段棋斌的小弟,直接跟着段棋斌混的还有赵兴义、于某、先朝路、付某、李金盆、李某22等人。其于2017年下半年到玛瑙山守被告人段棋斌、刘某6合伙开采玛瑙的地盘,工资每天200元。被告人段棋斌租了山上的一户人家的房子,看场子的人就在这户人家吃住。与其在山上看场子的人有李某22和李某22的几个小弟、被告人段祺伟、赵兴义、段自洋、何学云等人。其除了在玛瑙山看场子外,还与被告人段祺伟、于某、付某放过哨,放哨地点在金鸡岔路口、板桥到水寨××路××、金鸡基督教教堂门口。被告人段祺伟负责管理,段祺伟不在的时候被告人赵兴义管理,李某22记工和计算工钱,被告人赵兴义也记过工。
21、证人付某的证言,证实其于2016年8月开始跟着被告人段棋斌混,系段棋斌的小弟。除其以外,跟着段棋斌混的还有先朝路、赵兴义、李某21、于某等人。有什么事的话,段棋斌会和赵兴义说,赵兴义又通知先朝路,跟着赵兴义的有李某22等人。2017年7、8月份,赵兴义约其去刘某6、段棋斌合伙开采玛瑙的玛瑙山看场子,看场子的还有于某、李某22、被告人段祺伟等人,主要是守着不让其他人进入刘某6、段棋斌合伙的地盘挖玛瑙或者捡玛瑙,每人每天工资200元。在玛瑙山上,刘某6的女婿负责开挖机,玛瑙挖出来后有四五个人捡玛瑙。其除了看场子外,段棋斌和赵兴义还约其去路上放哨,在山上其共计拿到过1400元左右的工资。赵兴义在玛瑙山记工,段祺伟记放哨的工。在段祺伟、赵兴义不在情况下,李某22负责管理。
22、证人李某22的证言,证实其系被告人段棋斌的小弟,跟着被告人段棋斌混,被告人段棋斌安排其与被告人赵兴义等人到玛瑙山看场子,每天工资200元,其还负责记工,也就是打考勤。在山上负责指挥的是被告人段棋斌,被告人段棋斌不在的时候就听被告人赵兴义的,被告人赵兴义不在就听被告人段祺伟的。其也邀约了一些人去看场子。
23、被告人段棋斌的供述与辩解、辨认笔录及照片,其称其主动找到被告人刘某6要求与他合伙开采玛瑙,被告人刘某6提出让其交给小组费用就分给其50%的股份,后其与姬某各自拿出90000元交给小组。平时由被告人刘某6在山上负责指挥挖玛瑙,其安排了被告人赵兴义、何学云、段自洋和于某、李某22去山上监督被告人刘某6和他的人,防止他们把挖出来的玛瑙石偷藏或私吞。何学云和李某22在山上守山期间各自还叫了几个人去,但其不知道名字。其安排的人主要是轮流守玛瑙山,看工人捡玛瑙,段自洋负责记工,赵兴义负责记账,他们每天的工资是200元。其在山上租了一栋民房,并与这家人拼在一起吃饭。其与刘某6各自找来的工人工资及挖机费用等开支算入成本,卖了玛瑙后先除去成本再来分成。挖出来玛瑙卖过给张某1、陈某1、李某3等人。其经手卖给陈某158000元的玛瑙,卖给李某3300000元的玛瑙。李某3来其家与其购买玛瑙的时候赵兴义等人也在场。在采挖过程中,曾被国土资源局、水寨乡政府罚款。其辨认出李某3就是与其购买玛瑙的祖寿,辨认出陈某1就是芒市斌,辨认出张某1就是金元,并对开采玛瑙的地点进行辨认。
24、被告人刘某6的供述与辩解、辨认笔录,其称2017年4月,其与段棋斌合伙开采玛瑙,由被告人段棋斌负责交给小组200000元堆土费。玛瑙山工人的工资及挖机费用二人共同承担,剩下的利润二人平分。之后,被告人段棋斌安排人上山看场子和放哨。其卖过给张某175000元的玛瑙,卖过给金某1同120000元的玛瑙。其与段棋斌合伙采挖玛瑙被处罚过两次,其记不清具体金额。其辨认出段棋斌就是与其合伙挖玛瑙的荣某,辨认出李某3就是芒市斌介绍来与其购买玛瑙的男子,辨认出李某22、被告人段祺伟就是跟着被告人段棋斌的人,他们经常在玛瑙山上监督我们挖玛瑙,并对开采玛瑙的地点进行辨认。
25、被告人赵兴义的供述与辩解、辨认笔录及照片,其称被告人段棋斌、刘某6合伙挖玛瑙,各占50%的股份。刘某6主要负责挖玛瑙的具体作业,还有挖机、车辆也是刘某6负责联系,段棋斌安排其与被告人何学云、段自洋、于某、李某22等人在山上守着,监督别人是否私藏玛瑙。出料子的时候,段棋斌上去与刘某6一起和买主谈价格卖料子。段棋斌找来的人住在玛瑙山旁边的一户村民家里。挖出来的玛瑙多数都是在山上就卖给了张某1。李某3每次到段棋斌家买玛瑙,其与段自洋都在场。段祺伟开始也在玛瑙山看场子,监督工人干活,段棋斌不在就负责管理于某、段自洋、李某22等人,后来就下山放哨了。其与于某、付某都和段祺伟去放过哨。段棋斌还安排其与于某记账。其辨认出李某3就是在段棋斌家中向段棋斌购买玛瑙的祖寿。
26、被告人段自洋的供述与辩解、辨认笔录及照片,其称2017年12月,被告人段棋斌安排其去玛瑙山帮捡石头和记工。其登记负责看场子和捡玛瑙的人,每天有五个左右。其登记过赵兴义、何学云、于某的上工情况,每人每天的工资为200元,其与赵兴义只听段棋斌的指挥。其辨认出李某21就是段棋斌邀约来玛瑙山参与非法采矿的人;辨认出李某3就是四次与段棋斌购买玛瑙毛料的金鸡人。
27、被告人何学云的供述与辩解,其称被告人段棋斌让其到矿洞去监督挖矿的工人是否私藏挖出来的矿,其带着两个小弟去上班,每天工资200元。段棋斌叫去守山的人有段自洋、赵兴义、于某、段祺伟、李某21等人。段棋斌根据段自洋挂工的情况支付工资,但其没有收到过工资。段祺伟平时驾驶的三菱越野车是其借给他的。
28、被告人段祺伟的证言,其称在段棋斌采挖玛瑙期间,其帮段棋斌守路放哨,工资为200元一天,守路的地点在金鸡的基督教教堂门口和金鸡卫生院门口。李某21、赵兴义、付某和其去放过哨,放哨的三菱车是何学云提供的。
上述证据经当庭举证、质证,被告人段棋斌对被告人刘某6的供述、证人于某的证言有异议,认为二人推脱责任;其辩护人对证实被告人段棋斌系主犯的证据均有异议,对其余证据无异议。被告人刘某6及其辩护人、被告人赵兴义、段自洋、何学云、被告人段祺伟及其辩护人对上述证据均无异议。
经审查,本院认为,上述证据收集程序合法,内容客观真实,能够相互印证证实上述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二、寻衅滋事
(一)2017年上半年,宋某与被告人杨寒威、王肇义打算合伙向金鸡乡观光大道第六标段供应砂石料,后宋某介绍张某2、孟某1与鸡乡观光大道第六标段施工方签订了供应砂石料的合同。被告人杨寒威、王肇义得知此事后与被告人段棋斌商议,被告人段棋斌、杨寒威、王肇义为取得向金鸡乡观光大道第六标段供应砂石料的供货权对张某2进行威胁。2017年6月18日,被告人段棋斌安排李某21(未成年)、李某22(未成年)、于某(未达刑事责任年龄)等人到本区金鸡乡观光大道第六标段听候被告人杨寒威、王肇义的指挥。当日11时许,李某21、李某22邀约十余人到达金鸡乡观光大道第六标段阻碍拉砂车辆正常通行及工程施工。期间,被害人段某1因不知情继续驾驶云M×××××蓝色欧曼四桥车倾倒砂石料,李某21、李某22邀约来的人员便用石头冲砸车辆,同时用石头将被害人段某1砸伤在地并进行围殴。经鉴定,被害人段某1此次的人体损伤程度评定为轻伤二级,云M×××××蓝色欧曼四桥车右侧上下后视镜受损价值为190元。
上述事实有以下证据予以证实:
1、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实案件的来源。
2、金鸡派出所出具的情况说明一份,证实案发当天接到报警后,民警将被告人杨寒威、王肇义和宋某通知到派出所接受调查,三人均不承认与该案有关,但三人表示愿意每人交3000元用于段某1的治疗,后段某1委托张某2向派出所申请谅解对方、不追究相关人员责任。
3、接受证据清单及手机截图,证实2017年6月18日,被告人李某21收到段棋斌向其微信转账2800元,后李某21转账给乳鸽王饭馆2100元。
4、通话记录,证实2017年6月18日,被告人段棋斌、王肇义、杨寒威、李某21等人在案发前后,均有通话联系。
5、鉴定意见及鉴定意见通知书,证实(1)被害人段某1的损伤程度评定为轻伤二级,鉴定意见已通知相关当事人。(2)云M×××××号蓝色欧曼四桥车右侧上下后视镜价值190元。鉴定意见已通知相关当事人。
6、被害人段某1的陈述,证实2017年的时候,张某2和孟某1合伙为金鸡乡观光大道第一、四、六标段供应砂石料,让其帮他们开车。案发当天,其拉了石头到第六标段的时候,有两个小伙子跑出来将其拦下,其看见杨寒威、王肇义带着一伙人在那里。其将车停下来,等张某2、孟某1和他们协商。他们协商后,其将车开进去准备卸料的时候,那伙人跑过来从沿途堆放的砂石料中捡起石头向其冲来。其才从车上下来就被人用石头砸晕了,其醒来时已经在医院了。其驾驶的欧曼四桥车的挡风玻璃被损坏,车头处有些凹陷、漆掉了一些。后来杨寒威、王肇义赔了给其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修理费等共计34000元。
7、证人孟某1的证言,证实2017年5月,经宋某介绍,与其合伙的张某2与金鸡乡观光大道第六标段签了供应砂石料给第六标段的供货合同。按照与宋某的约定,其与张某2要付给宋某60000元的提成。2017年6月的一天,帮其开车的司机跟其说,杨寒威叫不要拉砂石过去,杨寒威和王肇义第二天要去堵路、砸车。第二天早上10点左右,其接到第六标段工人的电话,说工地上来了一些人堵着不给倒料。其到了工地后,看到杨寒威在工地周围开车绕着,段某1拉料的一辆蓝色欧曼四桥车在工地放料的地方停着,周围有三十多人站着。其跟孟某3说把这车料倒了不拉就是了,等事情说清楚又拉。孟某3同意后,其叫段某1把料倒掉。段某1才开始倒车,在着的那伙人就把车子围起,有人捡起石头冲车子的玻璃,还有几个把车门打开把段某1拉下来殴打。后其与张某2均说要报警处理,那些人就跑了。后来,本来要付给宋某的提成,是杨寒威和王肇义来拿的。
8、证人张某2的证言,证实2017年5月,宋某带着其和孟某1与金鸡乡观光大道第六标段的王贵签了供应砂石料的合同,其将按与宋某的约定拿给宋某60000元提成。2017年6月底的一天10点左右,其接到一个帮其拉料的驾驶员的电话,说第六标段工地上有人堵路,不给到砂石料。其与孟某1去了工地,看到帮其拉砂石料的两辆双桥车在倒料的地方停着,驾驶员在车上坐着,在两辆车周围站着二十多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其问他们为什么不给倒料,他们说要等着事情解决掉才拉得成料。其跟他们商量,并征得他们同意后,其叫帮其拉砂石料的驾驶员倒料,驾驶员倒料走了约十分钟左右,段某1拉着料来到了工地倒着车准备倒料,在其周围站着的那伙人就朝段某1车子的方向跑过去,边跑边捡石头冲,其跑过去看到段某1在车头前四五米的地上趴着,这伙人围着打他。报警后,杨寒威和王肇义才出面来处理这个事情。经派出所调解,车子的修理费、段某1的所有医疗费,全部从其承诺给宋某的提成中扣除。事后,宋某让其将提成拿给杨寒威和王肇义。
9、证人孟某2的证言,证实案发当天,其经过金鸡乡观光大道第六标段工地时,看见工地上有十多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站着,工地上停着两辆装着料子的双桥车,其听收料的人说那些人堵路,不给倒料。后其接到孟某1的电话,说段某1在工地被人打伤,让其去接段某1。其开车到金鸡乡变电站门口接到段某1,看到他身上有一些血,头破了,人呈模糊状态。
10、证人宋某的证言,证实其与杨寒威、王肇义打算供应给金鸡乡观光大道第六标段砂石料,谈了以后,因对方认为其三人没有实力,其便介绍张某2与他们签了合同,张某2承诺给其60000元提成。2017年6月初的一天,王肇义打电话让其到段棋斌家。其到段棋斌家看到段棋斌、王肇义、杨寒威及段棋斌的两个兄弟在着,段棋斌让其和张某2商量,让张某2拿给他100000元,第六标段的砂石料他和张某2一人供一半,或者将合同毁掉全部给他做,否则他们就去堵路,让张某2他们运不进去料。其向张某2转达了段棋斌的话后,张某2说他可以不供料,但要把他垫的钱拿给他。案发前一天,王肇义又打电话让其去段棋斌家,其去段棋斌家后,又说了此事。案发前一天,杨寒威打电话跟其说他们第二天要去第六标段堵路,并让其带头去堵。第二天早上,其接到杨寒威的电话,说他们已经把路堵了,让其赶紧过去。其到了后,看见杨寒威、孟某3数十人在着,旁边还停着三辆车,张某2、孟某1、段某1以及两个大车司机和工地上收料的工人也在场。张某2与他们商量着的时候,段某1倒车过来准备卸料,站着的那伙人就叫段某1不要动,但段某1继续往后倒,那些人就把车头围起来,并从地上捡起石头去冲这辆车的挡风玻璃及车头,段某1就骂他们,有几个小伙子爬上去把驾驶位的车门打开,把段某1从车上拉下来。其看见段某1提着一根撬棒才下车就有人拉着他的撬棒,有人用石头砸到段某1的前额,段某1就弯下去了,这伙人就围着打他。其和张某2、孟某1过去拉他们但拉不开,张某2叫孟某1打电话报警。他们带头的人接了一个电话后喊了一声,他们就上了车跑了。
11、证人孟某3的证言,证实杨寒威和宋某和金鸡乡观光大道第六标段谈好向他们供应砂石料,但宋某又约着张某2去签了合同。出事的头天晚上,王肇义打电话给其,让其第二天早上和他去第六标段看一下施工现场。第二天早上,王肇义开着执法队的车接其到工地。张某2跟王肇义说先给他们把料子卸掉,后面就不来了,王肇义也同意了,这两辆车的料子卸了之后,其看见来了三辆面包车,从上面下来了二三十人过来找王肇义,王肇义让他们把路堵起来不给倒料。之后,他就离开了。后来,其看见段某1开着车去卸料子,那伙人用工地上的石头、沙子等冲段某1驾驶的车,段某1提着一根撬胎棍从车上下来就被那伙人用石头冲倒在地,并围着他殴打。
12、证人王某1的证言,证实案发当天10点左右,在金鸡乡观光大道施工工地,王肇义叫其拦下拉砂石料的车,并和大车司机说不要拉砂石料了,工地的砂石料是谁供还不清楚的。大车司机就打电话给他们的负责人,他们那边的负责人还没有到的时候,就有二三十人乘坐面包车来到现场。
13、证人董某证言,证实2017年6月的一天,王肇义让其开车到东方村大石头那里接人,其到了那里看见李某22、李某21、于某等人在那里,还停着三四辆面包车。其将他们领到第六标段工地。过了几分钟,孟某1他们过来,王肇义跟他们说没有商量清楚不给卸料,并跟李某22他们说如果他们拉过来就把路堵掉,说完就和王某1离开了。之后,杨寒威骑着摩托车与孟某3一起过来,杨寒威也是这样说。对方的人与杨寒威商量将拉到的这两辆车的砂石倒掉就不拉了,杨寒威同意了,并说后面拉来的就坚决不给倒了。这两辆车倒完就出去了,这时又来了一辆大车,李某22、李某21他们就过去叫司机停车,司机不停车他们就捡起地上的沙子和石头冲大车,司机将车停下后,拿了根撬棍下车朝他们比划,那伙人当中的一个就用石头冲了司机的额头,司机转过身走了两步就倒在地,那伙人就围着司机拳打脚踢,打了三四分钟就散开了。
14、证人姚某的证言,证实2017年6月的一天早上11点左右,其与另外的二人共计开着三辆面包车从九龙平时拉客的地方送了二十几个小伙子到金鸡乡××一块写着“东方村”的石碑那里。停车之后,这伙人从车上下去时告诉其与另两名开面包车的驾驶员把车开到前面等着他们。然后,他们就去当时正在修建的路上,过了一二十时分钟,其看见来了两辆拉砂石料的车,那伙人上去把车拦下。后来,又来了一辆车,这伙人上去拦,但车没有停,于是那伙人就用沙子、石头去冲砸那辆大车,那辆大车的司机从车上下来就被那伙人围着打。打了一会儿,这伙人就跑过来,其与同去的另两个人开车从河图把他们送去保山学院那边的金鸡老候乳鸽王吃饭。
15、证人刀春林的证言,证实其系云南保山鹏程建筑工程责任有限公司市政工程主管,金鸡观光大道第六标段的路基建设工程其公司承包给了王贵和何云高,杨寒威想供应第六标段的砂石,就通过陈某2找到其,其将王贵介绍给他们,让他们自己商量。2017年6月份的一天,其巡视时看见杨寒威和小王带着三四十人来到第六标段工地上。
16、证人陈某2的证言,证实其系云南恒丰建设咨询管理有限公司工程监理,其房东杨寒威想向金鸡观光大道的第六标段供应砂石料,其把杨寒威介绍给了刀春明。
17、证人沈某的证言,证实2017年3月底,其与张某2、孟某1合伙给云南建投拉砂石料。2017年6月份的一天,段棋斌打电话让其去他家,其看到有二十多人在着,段棋斌让其第二天不准拉砂石料,并说谁的车动就砸谁的车。
18、证人李某4的证言,证实案发当天,其看见有二三十人聚集在金鸡乡观光大道第六标段工地。
19、证人胡某的证言,证实李某22让其约人到金鸡打架,后其约了技师学院的同学,并叫同学分别约人,后李某22说我们学生年纪小,不用去了,我们吃了一顿饭就回去了。
20、证人岳某的证言,证实案发当天,其受李某22邀约与30余人乘车到金鸡乡××村××路、砸车,其在现场但没有动手。
21、证人周某的证言,证实其曾跟李某22到金鸡乡××村,看到他们堵路、砸车,其在现场,但其没有动手。
22、证人李某5、韩某1应的证言,证实2017年6月的一天,李某21打电话给其二人约人出去办事。其二人在学校约了十多个人后,到九龙路环岛找到李某21,大概有三十人左右,坐了三四辆面包车,到金鸡乡堵路的地方,李某21让大家把路堵起来,不要给大车过。堵了半个小时左右,有辆大车不听阻止倒沙,有人就捡起石头冲大车,大车驾驶员拿着撬棍下来就被人用石头冲倒在地上,大伙就围着上去打他。听到有人报警后,大伙就跑了。后来就到乳鸽王吃饭了。
23、证人于某(未成年)的证言、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2017年6月的一天,其与李某21在一起。其接到段棋斌的电话,让其到九龙大石头那里,其与李某21通知了李某22后,其与李某21、李某22大约一二十人到九龙找了三辆微型车来到东方村大石头那里,有人跟其说,如果有大车过来倒沙子就不要给他倒。之后,有两三辆车过来,大伙就阻止他们倒沙,但有一辆大车的驾驶员不听话,仍然继续倒沙,李某22带来的人就捡石头冲砸大车,大车驾驶员拿着撬棍下来甩了一撬棍后就被人用石头冲倒在地,接着他们就上去对大车驾驶员拳打脚踢。其对堵路、砸车、殴打驾驶员的地点进行了辨认。
24、证人李某21(未成年)的证言,证实2017年6月份的一天,因段棋斌想要去供应给金鸡乡观光大道六标段砂石料,就安排人去六标段堵路闹事,段棋斌安排其到金鸡听从杨寒威的指挥,并打给李某22电话,让李某22约人下去金鸡找杨寒威。之后,其与李某22约着人到九龙乘坐面包车来到金鸡东方村石碑那里找到杨寒威,杨寒威将大伙带到正在修建的公路上,并让大伙把路堵起来,不给大车倒砂石料。大伙就站在路上把路堵起来。后来,杨寒威和开大车的老板商量了一会,就说给他们倒掉几车砂石料。大伙把路让开后,让大车进去倒了几车砂石料后,杨寒威说不给倒了。这时,有一辆车不听招呼,还继续倒车准备倒砂石料,李某22的兄弟就用石头冲砸车子和殴打驾驶员。
25、证人李某22(未成年)的证言,证实案发当天,段棋斌安排其到金鸡找杨寒威并听杨寒威的安排,守着不给倒砂石料的车进来。其与李某21邀约了二十多人乘坐面包车来到金鸡乡××村大石头旁边的一个工地上找到了杨寒威,杨寒威让大家守着不要给他人来卸砂石料。后来,有一辆大车司机不听杨寒威的,继续倒砂石料,有人就冲大车司机,司机倒地后,有人上去围殴大车司机。之后,段棋斌打电话给杨寒威,让大伙离开,段棋斌还约着大伙去保山学院旁边的金鸡乳鸽王吃饭。
26、被告人段棋斌的供述与辩解,其称其未参与此次犯罪,其事后听杨寒威说第六标段供应砂石料的生意本来是他们去做的,但是又被他其中的一个合伙人卖给孟某1和张某2,他们就去打着拉沙的大车驾驶员。其没有参与。
27、被告人杨寒威的供述与辩解、辨认笔录及照片,其称其与宋某、王肇义打算为金鸡乡观光大道第六标段供应砂石料,但宋某却让张某2跟他们签订了供应砂石料的合同。之后,其在段棋斌家说了此事,段棋斌说他来处理,他叫一伙兄弟来堵他们,由我们去供第六标段的砂石料,他占大头,其与王肇义都同意了。案发前一天,段棋斌让其与王肇义将宋某叫到他家,段棋斌让宋某交出合同或拿100000元钱出来,一家做一半,如果不拿的话让他后果自负。宋某回去跟张某2说了以后,说张某2同意拿80000元出来,但段棋斌不同意,并说第二天把路堵了,让其与王肇义不要出面。第二天,段棋斌就安排了三十多人去工地堵路,有十多人动手打了大车司机段某1。其看到打人的有李某22和李某21。案发后,其交到派出所准备赔给大车司机的3000元钱是段棋斌转给其的。后来,张某2从承诺给其与王肇义的钱中扣除了段某1的医疗费后,拿了给其与王肇义24000元,其与王肇义各分得7000元,段棋斌拿了10000元。其对李某21、李某22等人聚集、打砸车辆及驾驶员的地点、逃跑方向进行了辨认,并辨认出李某21就是堵路、闹事的阿某2,李某22就是堵路、闹事的旺旺。
28、被告人王肇义的供述与辩解、辨认笔录及照片,其称其与杨寒威、宋某准备合伙供应金鸡乡观光大道第六标段的砂石料。后来,宋某约着张某2去金鸡乡观光大道第六标段签了砂石料供应合同。其与杨寒威在段棋斌家说了此事后,宋某也来到了段棋斌家,经与张某2商量未果后,段棋斌说他叫一伙人来堵路,不给他们倒沙,但是要到钱后要分给他一份,杨寒威同意了。从段棋斌家出来后,段棋斌打电话给其与杨寒威,说他第二天叫小狐狸带三四十人下来,叫其将人领去工地就行了。第二天,其接到了小狐狸的电话说他有事不来了。到10点半左右,其与同事开着执法队的车绕到东方村时,看到观光大道主游道那里有三四十人,其开车到他们跟前时看见李某21、李某22,其与李某21打了招呼后就离开了。当日11时许,杨寒威打电话让其去派出所,其到派出所看到杨寒威、宋某、张某2、孟某1都在,其才知道是叫其去处理段某1被打之事,其与杨寒威、宋某各自在派出所押了3000元的医药费。其没有将段棋斌叫来堵路的人领到第六标段工地。案发后两个月左右,张某2扣除了段某1的医疗费、误工费及车辆修理费后,拿给了其与杨寒威24000元,其与杨寒威各自分得7000元,段棋斌拿了10000元。其对李某21、李某22等人聚集的地点、其遇见李某22时停车的地点进行了辨认。
上述证据,被告人段棋斌及其辩护人均提出证实被告人段棋斌为强揽工程,安排被告人杨寒威、王肇义组织人员到金鸡乡观光大道六标段堵路、闹事的证据有异议,认为证人证言与客观事实不符。被告人杨寒威、被告人王肇义及其辩护人对上述证据无异议。
经审查,本院认为,本案多名证人的证言、同案被告人的供述相互印证,证实被告人段棋斌为得到向金鸡观光大道第六标段供应砂石料的供货权,安排杨寒威、王肇义、李某21、李某22、于某等人组织人员到金鸡观光大道第六标段堵路、闹事、打砸车辆、随意殴打他人,故对被告人段棋斌及其辩护人的质证意见均不予采信。上述证据,收集程序合法,内容客观真实,与本案有关联性,本院予以确认。
(二)2017年8月14日,被告人段棋斌的手下李金盆用刀划伤了徐某的脸部。2017年9月5日凌晨0时许,杨某1、徐某等人在陌客酒吧遇到李金盆便将李金盆扭送至派出所。为此,被告人段棋斌纠集被告人先朝路、赵兴义、何学云、段祺伟、翟常有、朱军及李某22、李某21、付某和于某(未达刑事责任)等人到本区百乐门慢摇吧聚集,欲对杨某1实施报复,并安排于某、李某21、被告人何学云准备长刀、钢管等工具。后被告人段棋斌等人通过各种渠道打听杨某1所在位置,并由被告人翟常有驾驶车辆载段棋斌、先朝路和于某等人带头,李某22、李某21、付某及其余人员分别乘坐由被告人段祺伟、朱军驾驶的车辆尾随在后绕城四处寻找杨某1的下落。同日凌晨2时许,被告人段棋斌等人驾车来到九龙路月亮湾宾馆附近,发现杨某1等人的车辆经过,便沿明和酒店路口向东追至永昌路××××交叉口时,被害人杨某1驾驶的一辆白色宝马车、被害人夏某驾驶的一辆红色标致车及同行的另一辆面包车依次停在左转弯车道等待红绿灯。被告人段棋斌安排被告人翟常有驾车停在杨某1驾驶的车辆右侧,被告人李某22、李某21、付某等人乘坐的其余两辆车在后依次停下。后被告人段棋斌、先朝路和于某带头下车,李某22、李某21、付某及其余人员紧随而下,分别从车上拿出长刀、钢管、锄把等工具砍砸杨某1的白色宝马车后,李某22、于某和先朝路、赵兴义等人用工具打砸红色标致车和白色面包车,打砸后杨某1一方驾车强行驶离现场,段棋斌一方人等驱车追赶,沿永昌路向北一路闯红灯追至本区河村街子环岛附近未果后返回。经鉴定,被砸的红色标致车、白色宝马车受损价值共计5900元。
庭审后,被害人杨某1到本院反映,表示对被告人朱军予以谅解。
上述事实有以下证据予以证实:
1、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实案件的来源。
2、接受证据清单,证实被害人杨某1、夏某支付被打砸车辆的修理费。
3、交通平台查询及照片,证实2017年9月5日2时左右,云M×××××白色宝马轿车在人民路××××路交叉口被砸后,沿永昌路向北逃离时被抓拍的记录。
4、确认照片,证实证人于某、被告人李某21、李某22确认案发当天被打砸的红色标致车,白色宝马车。
5、李金盆故意伤害材料,证实2017年8月14日凌晨1时许,李金盆与李某9在本区天成KTV门口发生争执,后李金盆用刀刺伤李某9背部、划伤劝架的徐某脸部。
6、被害人杨某1的陈述,证实本案因段棋斌的小弟李金盆划伤了徐某的脸,其将李金盆扭送到兰城派出所。案发当晚,其朋友段某2打电话说有人在打听其在什么地方,让其小心一点。后来,段棋斌打电话问其在什么地方,但其没有在意。之后,其与朋友夏某在三馆小吃街吃了烧烤后各自驾车行至永昌路××××交叉口左转道上等红灯时,有一辆蓝色的奔驰越野车从后面追上来撞到其驾驶的宝马车的右侧。之后,其看到对方有三辆车,从车上下来一伙人手持钢管、长刀等对其驾驶的宝马车、夏某驾驶的标致车进行打砸,带头打砸的人是从蓝色奔驰上下来的段棋斌。
7、被害人夏某的陈述,证实2017年8、9月份的一天,其与杨某1在永昌小学对面吃完饭后,其驾驶一辆红色标致车、杨某1驾驶一辆白色宝马车行驶至人民路和永昌路交叉口等红灯时,有一辆蓝色奔驰越野车挡在其车头处,右边也有两辆车挡着。然后,从蓝色奔驰车副驾驶下来一个人拿着长刀砍其驾驶的车子前挡风玻璃,还有一伙人对其车子打砸。因其前面被堵死,其就驾车从蓝色奔驰车与护栏之间穿出去,杨某1也驾车跟着冲了出去。
8、证人徐某的证言,证实2017年8月的一天,其在天成KTV楼下被李金盆弄伤,其在医院治疗期间,与段棋斌他们商量赔偿的事情没有商量好。后来,杨某1等人就把李金盆送去了派出所。
9、证人于某的证言、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2017年的一天,其跟段棋斌乘坐翟常有的车去接了赵某2和段某2,然后来到百乐门,段棋斌让其与李某21及何学云的几个兄弟坐着朱军的车到保八中游泳池旁边的一栋房子拿了八九把关刀回到百乐门,将刀子放到另外两辆车上。分了以后,段棋斌又跟何学云联系,三辆车一起来到何学云住处,其与李某21、赵兴义跟何学云拿了关刀放在三辆车上。其与李某21、赵兴义乘坐朱军驾驶的车子到天成KTV那条路时看到一辆白色宝马车和一辆红色标致车时,就开始上去追,追到人民路至永昌路交叉口时,段棋斌、赵兴义等人就下车打砸红色标致车、白色宝马车、面包车。对方的车跑了,奔驰车和中华车跟着去追。其对拿打砸工具的地点、追赶被害人的行驶路线、打砸被害人车辆的地点进行了辨认。
10、证人段某2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案发当晚,其在圣摩西玩的时候,赵某2等人打电话问其杨某1的下落,其没有告诉他们。后来,赵某2等人开着一辆奔驰车来接其,段棋斌坐在该车的副驾驶位上,其与他们乘车到了杨某1的公司和三馆小吃街,都没有找到杨某1,就又去了百乐门。从百乐门出来时,奔驰车后面多了两辆车跟着。后在月亮湾酒店那里发现杨某1他们驾车去了明和酒店的方向,其乘坐的奔驰车就跟了过去,在来到人民路××××路红绿灯口时,其乘坐的车停在杨某1的宝马车的右边,其看到赵兴义、先朝路拿着东西去砸杨某1的车,段棋斌也拿了工具去砸。杨某1他们的车被砸后就从人民路左转进入永昌路由南往北走了,奔驰车就去追一辆面包车,一直追到了河图街子环岛才返回。另外的两辆车去追宝马车和标致车。其辨认出翟常有就是案发当天驾驶蓝色奔驰越野车的男子;辨认出先朝路就是叫老先的男子;辨认出赵兴义就是阿某3。
11、证人赵某2的证言,证实2017年9月份的一天,段棋斌打电话让其跟段某2打听杨某1的下落及家庭住址,但段某2没有说。之后,段棋斌他们开着一辆蓝色奔驰车来其住处接其去找段某2。其不认识开车的人,段棋斌坐在副驾驶位上。其与段棋斌等人到圣摩西接了段某2后去杨某1的公司,但没有找到杨某1。因段棋斌接到一个电话,说杨某1在三馆小吃街,因在三馆小吃街也没有找到杨某1,他们就开车在三馆附近绕。后在月亮湾酒店那个路口看到杨某1的车由西向东过来,然后向北转去明和酒店那个方向,段棋斌他们就开车跟上去。杨某1他们在人民路××××路交叉口等红灯时,段棋斌他们开着车围了上去,段棋斌、赵兴义、先朝路等人下车拿着工具去砸杨某1他们的车。杨某1的白色宝马车撞开其乘坐的这辆奔驰车跑了。段棋斌等人又上车去追,追到海关路口,奔驰车追着面包车往北行驶至河图街子环岛附近就没有追了,别的车追着宝马车和标致车往东行驶。其辨认出翟常有就是案发当天驾驶蓝色奔驰车的男子。
12、证人寸宝东的证言、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2017年9月的一天晚上,朱军接其来到百乐门,在门口其看见停放着一些车辆,门口还站着十多个年轻男子。之后,朱军就把车停在了百乐门的门口,这时其听见段棋斌叫了一声“跟着走”。然后,其看见段棋斌坐在一辆蓝色奔驰越野车副驾驶位置,李某21、付某等人就上了朱军的车,跟着段棋斌乘坐的那辆蓝色奔驰越野车从百乐门门口出发了。其记得当时有三辆车,最前面的就是段棋斌乘坐的那辆蓝色奔驰越野车,中间是一辆白色中华越野车一直在三馆附近绕。后来,朱军就开着车带着我们来到了人民路和永昌路交叉路口,其看见在左转道上停着一辆灰色轿车和一辆面包车,轿车在前,面包车在后,段棋斌坐着那辆蓝色奔驰越野车停在灰色轿车的旁边的直行道上,后面是那辆白色的中华越野车,朱军的这辆车在最后,其看见段棋斌、赵兴义等人已经在打砸车了,在我们车上坐着的五六个人就拿着钢管冲过去。过了一会儿,那辆轿车和面包车就从路口左转进入永昌路跑掉了,接着,其看见段棋斌又坐上那辆蓝色的奔驰越野车去追他们,那辆白色的中华越野车也去追,我们这辆车当时没有油就没有去追,朱军开着车从路口右转进入永昌路后就把车停在了路边。其对打砸被害人车辆的地点进行了辨认;辨认出李某21、付某是案发当晚乘坐朱军车辆人;辨认出段棋斌是打砸车辆的荣某,赵兴义是打砸车辆的阿某3。
13、证人王某2的证言,证实2017年9月份的一天,其与杨某1等人在三馆小吃街“鲜味活螃蟹”吃宵夜,到了凌晨一、两点钟,其和他们坐着一辆银灰色的面包车走了,走时杨某1的白色宝马车在其乘坐的车前面,当来到明和往东那个十字路口时,其看见杨某1的白色宝马车停在左转道上等红灯,其乘坐的车跟在杨某1后面。过了几秒钟,一辆蓝色的奔驰越野车从直行道开了下去撞到了白色宝马车右侧的车尾,然后从奔驰车上下来几个手持长刀的男子,紧接着又来了几辆车,从车上下来一些手持工具的男子,这些人中其认识的有赵兴义、阿某3看见我们的车后叫了一声“这张车也是他们的”,边叫边某手中的长刀砍、砸我们的车,之后又过来几个人砸车。大概砸了十几秒,绿灯一亮我们就左转驶入永昌路由南向北跑,当时其看见一辆蓝色奔驰车来追我们,一直追到了河图那个环岛那里他们才折回去。
14、证人杨某3的证言,证实案发当天,杨某1打电话给其,让其到百乐门找他,其约着刘明理到了百乐门,杨某1跟其说因为把段棋斌的兄弟送到派出所,段棋斌报复他。其与刘明理等了几分钟,没有见到段棋斌,其与刘明理就回住处了。后又接到杨某1的电话,其又去下村安置房门口找杨某1,看到杨某1的白色宝马车左侧车头凹进去,右侧大灯也坏了,右侧车身有一大条划痕,挡风玻璃碎裂,一辆面包车也被砸了。杨某1说他们的车被段棋斌砸了,要进城去找他。
15、证人何某1的证言、茶传红的证言,证实自己跟着先朝路在百乐门看场子,段棋斌是先朝路的大哥。
16、证人罗某的证言,证实案发当晚,段棋斌的兄弟打电话叫其送几把关刀过去沧江酒坊那里。
17、证人张某3的证言,证实段棋斌砸了杨某1的车后,万某打电话叫其过去壹家人烧烤店,其过去帮段棋斌和杨某1调解,叫段棋斌赔点钱后,自己就走了。
18、证人万某的证言,证实段棋斌在大桶水足浴城西边的路口砸车的事情其不清楚,其在壹家人吃烧烤的时候遇到段棋斌和张某3等人,其帮他们调解了几句就离开了。
19、证人刘某3的证言,证实2017年9月18日,杨某1来修理过两辆车,一辆是白色宝马3系轿车,号牌为云M×××××,一辆是红色的标致敞篷轿车,号牌为云A×××××。来维修时,白色宝马车主要是右前保险杠大灯下方严重损毁、引擎盖有几处凹陷;红色标致车前挡风玻璃受损、车顶有一些凹陷的痕迹、前保险杠轻微受损和尾部保险杠严重受损,尾门变形导致敞篷无法正常的开闭。修理的材料是杨某1自己去网购的,其收取的修理费是指铜工费、拆装费、电工费、漆工费,宝马车的费用是2800元;标致车的费用是3100元。宝马车更换的右前侧雷达是杨某1自己带过来的。
20、证人王某3的证言,证实2017年9月的一天,老板刘某3叫其去他那里帮一辆宝马车和一辆标致车做漆。白色宝马3系车的两个叶子板、前保险杠、大灯、引擎盖需要重新做漆;红色标志敞篷车是后保险杠、后备箱盖、前挡风玻璃需要重新做漆。做了两天左右的漆,其收到900元工钱。
21、证人李某21的证言、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2017年8、9月份的一天,因段棋斌的兄弟李金盆被杨某1打了一顿并送去了派出所,段棋斌就让先朝路叫人去打杨某1。案发当天,段棋斌乘坐奔驰车在前带路,其与付某等人乘坐由朱军驾驶的宝骏商务车在后,并到何学云的住处跟何学云拿了刀子。大伙从佳新温泉开始绕,绕到三馆广场,又进去三馆小吃街,又绕到月亮湾酒店路口,之后到明和酒店路口看见一辆宝马车、一辆面包车停在路口等红绿灯。其看见段棋斌乘坐的奔驰车斜插进去停下来,后段棋斌、赵兴义手持刀子下车开始砸车,然后先朝路、李某22等人下车用钢管、锄把去砸宝马车和跟着的一辆面包车,其也拿了一根锄把下车,因怕误伤到自己就没有动手。宝马车被砸后闯红灯跑了,后面的面包车也跟着跑。然后,段棋斌他们就上车去追,因其乘坐的车子没有油就没有跟着去追。其对拿打砸车辆的工具的地点、发现被害人车辆的地点、追赶被害人车辆的行驶线路、打砸被害人车辆的地点、拿打砸工具的地点进行了辨认。
22、证人付某的证言,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案发当晚,其与先朝路在一起,后先朝路接到段棋斌的电话让他带人到百乐门,当其与先朝路等人来到百乐门时,赵兴义打电话来问杨某1的电话并说要去圣摩西接杨某1的前女友段某2。之后,其看见翟常有开着一辆蓝色奔驰车载着段棋斌、先朝路、于某离开了。后众人到何学云的住处拿了工具,其上车后看到有四五根锄把放在后排中间。其乘坐的车辆沿着九龙路由南向北行驶,在行驶到明和大酒店斜对面时,其看到蓝色奔驰车停在一辆宝马车旁边,宝马车后面停着一辆银色面包车,在蓝色奔驰车后面停着白色华晨中华车。紧接着,就看到奔驰车上的人、白色华晨中华车上的人手拿钢管、刀子下车去砸宝马车和面包车,其乘坐的车上人员除开车的朱军外,其余人员也往砸车的方向跑去。砸车的人其知道名字的有段棋斌、先朝路、赵兴义和李某22。其辨认出案发当天翟常有是驾驶奔驰车的人。
23、证人李某22的供述与辩解、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其系先朝路的小弟,先朝路又跟着段棋斌混。其于2017年3月份开始跟着段棋斌混。段棋斌邀约其与赵兴义、于某、翟常有、朱军、段祺伟、李某21、付某、先朝路等人欲对杨某1实施报复。案发当晚,其与段祺伟先开车出去绕了一圈。回来时,人已来的差不多了。段棋斌来到百乐门后,翟常有开着的一辆深蓝色奔驰车上坐着段棋斌、于某和两个女的,段祺伟开着一辆现代越野车,车上坐着其与赵兴义等人,朱军开着一辆宝骏商务车,车上坐着的人其记不清了。当时大伙在三馆附近绕,在九龙路月亮湾酒店门口发现杨某1他们的车后,就开始追,追赶到永昌路××××交叉口附近的机动车道上。段棋斌、赵兴义等人就去砸车,其当时手持长刀,因为人多,怕伤到人就没有砸。当时在现场的有段棋斌、赵兴义、于某、翟常有、先朝路、朱军、段祺伟、李某21、付某等人。大概砸了一分钟不到,对方的白色宝马车、红色标致车以及面包车就左转进去永昌路跑了,奔驰车和现代车就去追,追到海关附近白色宝马车、红色标致车就不见了。其看见奔驰车在追那辆面包车,其乘坐的这辆车也跟着追面包车,一直追到河村街子转盘那里也没有追到就没有继续追了。其对打砸被害人车辆的地点进行了辨认。
24、被告人段棋斌的供述与辩解,其称先朝路来百乐门跟着其干内保,便认其做哥,平时都听自己的。其辞职后,先朝路负责百乐门的内保工作,后收了几个小弟,他的小弟又去收小弟。他的小弟在外都说是其小弟,闯祸后别人也算在其头上,让其去帮处理。先朝路的小弟李金盆划伤了徐某的脸,后李金盆被对方打还被送进了派出所。有一天深夜,其接到先朝路的电话,说他们在大桶水十字路口被徐某的人拦下了,双方互相砸车。其没有参与打砸杨某1的车,只是当晚在壹家人烧烤店帮他们调解了几句。
25、被告人先朝路的供述与辩解、辨认笔录及照片,其称其在百乐门看场子,拜段棋斌做大哥,平时没钱的时候段棋斌都会给其,段棋斌收下的兄弟除其以外还有于某、何学云、赵兴义等。后来,其手下也有了一些兄弟。2017年7月份,段棋斌将百乐门的场子给了其,其一直在百乐门看场子。2017年7、8月份,其在三馆吃烧烤时,与杨某1等人吵架,后其砸了杨某1他们的车。砸车后,其与张某3在壹家人烧烤店协商杨某1的车辆被砸的事情,其请段棋斌进行调解。其对发现被害人车辆并进行追赶的地点、打砸被害人车辆的地点进行了辨认。
26、被告人赵兴义的供述与辩解、辨认笔录及照片,其称因段棋斌的小弟李金盆在天成KTV打着杨某1的朋友,后杨某1将李金盆送进了派出所。2017年9月5日凌晨,其受段棋斌邀约后乘坐由段祺伟驾驶的黑色现代越野车、段棋斌乘坐由翟常有驾驶的蓝色奔驰车在保山城内寻找杨某1。在九龙路月亮湾酒店发现杨某1的车后,大伙便从月亮湾酒店开始由南往北追赶至九龙路与人民路交叉口附近的机动车道上追到了杨某1,就开始打砸杨某1他们开着的宝马车和标致车、面包车。其看见段棋斌、于某、先朝路等人用锄把砸对方的车,其也拿了锄把准备砸车。对方车辆被砸后为了逃走就撞了最前面的奔驰车跑了,大伙就去追,追到海关附近时就没有看到宝马车和标致车了,一直追到了河图街子转盘那里就没有追了。其对发现被害人杨某1的车辆的地点、打砸被害人车辆的地点进行了辨认。
27、被告人段祺伟的供述与辩解、辨认笔录及照片,其称杨某1的车子被砸的那天晚上,其与赵兴义、于某等人去百乐门,来到门口时,其听见李某22和段棋斌说他的兄弟李金盆被谁打着了,段棋斌就约大伙去找这个人算账。当时在场的人有赵兴义、先朝路、于某、翟常有、李某22等人。后段棋斌让其打电话给朱军,说跟他借车。当时翟常有的那辆奔驰车已经停在门口了。朱军和寸宝东开着车过来就有三辆车了。后来,有人拿来工具放在这三辆车上。段棋斌安排所有人上车,他乘坐翟常有开的奔驰车,叫后面的车跟着他走。赵兴义、先朝路和他的几个兄弟坐在其车上,其看见翟常有他们从百乐门出发往佳新温泉方向走了,因其离着一段距离,到三馆广场才追到他们。翟常有开着车在三馆对面的巷道绕来绕去,后从月亮湾酒店这个路口绕到大路上,其跟着他们开,后看见他们快到明和酒店口了,其就加速追到明和酒店路口下面时看见左转弯道上一排的停着几辆车,其中有一辆白色轿车,其在直行车道上与翟常有他们隔着一辆面包车停着。其看见翟常有的车上下来了几个人手拿工具打砸左转道上停着的车,大概十多秒的时间,停在左转弯道上那几辆车就左转跑了。接着,其看到翟常有开车去追,其也开着车跟着追,当到海关路口时,前面的车就闯红灯过去了。其等了交通信号灯后又沿着永昌路一直往北开,一直到下村牌坊往北过去一段路都没有看到人,其调头返回时接了一个电话,让其开车去壹家人吃烧烤。其对打砸车辆的地点、追赶被害人的线路进行了辨认。
28、被告人何学云的供述与辩解、辨认笔录及照片,其称2017年9月份的一天晚上,其在佳新温泉旁边的“小蚂蚁网吧”玩着电脑,段棋斌打电话给其说要找其拿把刀子,其告诉了他位置后,段棋斌和先朝路开车过来找其,车上还有几个段棋斌的兄弟,其带着他们来到租住的地方拿了一把刀子,其没有和他们去,他们使用的三菱车是其借给段祺伟的。其辨认出保山市隆阳区兰城街道金水阁酒店北侧巷道往东50米处的出租房是案发前段棋斌来找其拿长刀的地点。
29、被告人翟常有的供述与辩解、辨认笔录及照片,其称2017年9月初的一天晚上,其接到段棋斌要跟其借车的电话。随后,其驾驶着一辆深蓝色奔驰越野车去找段棋斌,从三馆将段棋斌接到百乐门时,段棋斌等人下车后,于某抱着用灰色的布包裹的长刀放到其车子后排座位下面,还有一个人抱着棒棒和刀之类的东西放到段祺伟驾驶的黑色现代车的后排。然后段棋斌、于某、赵兴义上了车,其载他们去接了一个赵某2,又到圣摩西接了段某2。随后,又回到百乐门,段棋斌下车与四五个人商量了以后,又上车让其开车到三馆附近绕着。当行驶至佳乐嘉北侧路口时,其看见一辆白色宝马车、一辆红色标致车和一辆面包车从巷道中出来,段棋斌就让其跟着他们,并打电话给段祺伟让他们赶紧过来。大伙一直追到了路口看到有五辆车在左转道等红绿灯,其中第一辆是红色标致车、第二辆是白色宝马车、第三辆是灰色面包车。其沿着直行车道行驶至宝马车旁时,段棋斌让其停车,其将车停在宝马车车头和标致车尾的中间,段棋斌就拿了一把长刀喊着下车,后面跟着的现代车也紧跟着停下,赵兴义、于某也等人拿着刀子、钢管跟着下车,段棋斌叫着“砸”,其看见他们用手中的工具打砸标致车、宝马车、面包车。其看到砸车的有段棋斌、赵兴义、于某、李某21、先朝路。宝马车的前挡风玻璃、引擎盖、右前侧车身被砸;面包车的前挡风玻璃及右侧玻璃被砸。之后,红色标致车就跑了,接着其感觉其车左后方被撞了一下,接着白色宝马车就左转入永昌路跑了。段棋斌等人上车后就叫其去追,其沿着永昌路往北追到了一个十字路口,看见白色宝马车右转下去,因为宝马车离得较远,而被砸的面包车一直直走,段棋斌就叫其跟着这辆面包车走,其一直连闯四个红绿灯都没有追到,一直追到河村街子上的一个转盘那里,段棋斌才让其掉头回去。其对发现被害人车辆的地点、打砸车辆的地点、追赶线路、返回地点进行了辨认。
30、被告人朱军的供述与辩解、辨认笔录及照片,其称案发当晚,其记不清是接到段棋斌还是段祺伟的电话,叫其去接了寸宝东后去百乐门找他们。其接了寸宝东到了百乐门门口,看见段棋斌、赵兴义、李某21、先朝路、付某等十多个人在着,门口停着一辆深蓝色奔驰车。段棋斌看到其与寸宝东来了,段棋斌跟其说何学云在佳新温泉对面的小蚂蚁网吧上网,让其去接他,其接了何学云回到百乐门后,段棋斌跟其借车说去拿打架的工具。其看见李某21等人上了其的车。他们回来后,段棋斌叫人上车,并叫跟着他的车走。然后,其看到有人将钢管、关刀等工具拿到其车里。李某21、付某等人上了其的车,其到达案发现场时,除了其与寸宝东,其余人都手持工具下车砸车。其才打开车门准备下车,就看见其车上的人跑过来上了其的车,并说要追上去,但其没有跟着去追。其对与奔驰车汇合的地点、打砸被害人车辆的地点进行了辨认;辨认出打砸被害人车辆时在场的人有段祺伟、先朝路、付某某、李某1、于某某、赵兴义棋斌。
上述证据经当庭举证、质证,被告人段棋斌提出其只是打听过杨某1的情况,其没有参与打砸被害人车辆;被告人段棋斌的辩护人提出段棋斌系受邀参与调解,未参与砸车;被告人先朝路辩解本起事实与被告人段棋斌无关,是其请段棋斌来调解;被告人朱军辩解因他们跟其借车,其怕出事才跟着去的;被告人何学云辩解其系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出借刀子。
经审查,本案多名证人的证言、同案被告人的供述相互印证证实上述事实,对被告人段棋斌及其辩护人、被告人先朝路、何学云的辩解,本院均不予采纳;本院认为,上述其余证据收集程序合法,内容客观真实,与本案有关联性,本院予以确认。
三、故意毁坏财物
2016年12月1日13时许,李某1、字文某1与李某8因鑫泽租车行租车费用发生争执,后报警至永昌派出所,双方到派出所调解租车费用等相关事宜。当日21时许,秦某得知后邀约汪某、何某2、杜某(均另案)驾车来到永昌派出所门口将李某8接走,后字文某1等人驾车追赶至本区320国道金马中运附近将秦某驾驶车辆逼停,并持刀威胁秦某将李某8留下,双方再次发生冲突。被告人段棋斌受秦某邀约与秦某等人共同驱车追赶被害人字文某1至鑫泽租车行,对租车行及被害人字文某1的云M×××××大众速腾车及云M×××××别克车进行打砸,打砸过程中又将被害人杨某2停放在该租车行附近的车辆砸损。经鉴定,鑫泽租车行铺面及被砸的云M×××××、云M×××××车辆被损毁价值共计7491元。
上述事实,有以下证据予以证实:
1、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实案件的来源。
2、辨认笔录,证实另案证人杜某、汪某、何某2均辨认出被告人段棋斌就是荣某。
3、现场辨认笔录,证实被告人段棋斌辨认出隆某区永昌街道九龙路与建设路交叉口东侧的鑫泽租车行就是案发当日打砸车辆的地点。
4、价格认定结论书、鉴定意见通知书,证实2016年12月1日被损坏的云M×××××、云M×××××车的修理费及鑫泽租车行店铺维修费的总价值为7491元。
5、被害人李某1(鑫泽租车行店主)的陈述,证实2016年12月1日13时许,其与李某8因租车费用双方产生矛盾,后被民警一起带到永昌派出所解决。当日21时许,有人来派出所将李某8接走,其丈夫字文某1在金马中运门口追到他们,双方发生争执。在争执过程中,字文某1的两个熟人开车经过,就下车来看,对方就去车上拿刀子、棒棒、钢管,字文某1熟人的车就被对方砸烂了。0时许,字文某1来到铺子上,因字文某1的那几个朋友一直没有上来,字文某1就开车去金马中运门口看情况。字文某1才走了两三分钟,和字文某1起争执的人就开车来到租车行门口,还多了三辆车。从车上下来十多个人将其家的大众速腾砸烂(车牌为云M×××××),将字文某1朋友的别克陆尊商务车砸烂,砸了车后又砸铺子。
6、被害人字文某1的陈述,证实2016年12月1日,其因与李某8之间因租车费问题发生矛盾,双方到派出所解决,后去派出所接李某8的人来砸了其家的租车行及两辆车。
7、证人赵兴义的证言,证实2016年12月份的一天晚上,段棋斌和秦某来百乐门叫其与段祺伟跟他们走,段祺伟就开车带着我们在百乐门的兄弟一起出发,后备箱上放着四五根锄把,后来到金马中运东边的一条小路上,段棋斌说事情办完了,叫我们走了。事后听说他们去砸车。当晚,其认识的人有段棋斌、秦某、何某2。
8、证人字文某2的证言,证实2016年12月1日晚,其在鑫泽租车行外面看到有三辆车开到租车行门口,从车上下来了十多个十八至二十岁的小伙子对租车行进行打砸,租车行的玻璃被砸烂,停在租车行门外的一辆别克商务车的后挡风玻璃、后排座位的四块玻璃被砸烂,一辆大众速腾的前后挡风玻璃被砸烂。
9、证人何某2证言,证实案发当晚,秦某安排其去永昌派出所接人,在回来的路上被人逼停,对方还欲打人。后秦某开车载其到海关夜岛KTV门口,段棋斌带着三辆车和十多个人在那里等着。秦某和段棋斌说了几句话后,大伙就开车到二手车交易市场斜对面的鑫泽租车行。到了之后,段棋斌等人拿着刀子、棒棒砸车。
10、证人汪某的证言,证实鑫泽租车行被砸当晚,秦某接了一个电话后,叫其与杜某和他一起去永昌派出所接一个人。其与秦某、杜某接了人出来后就开车走,后面有两张黑色的轿车一直跟着我们,当我们的车子开到永昌路××建设路交叉口时,对方的两辆车就将秦某的车子逼停了。其与秦某、杜某就下车问他们为什么要逼停我们的车子,对方的人也从车子上下来说要将我们接的人带走。过了两三分钟,有一辆商务车过来停在永昌路的西北侧靠人行道的路边,从车上下来了十多个人,有一个人拿着一把长刀抵着其腹部叫其不要动,秦某就骂他们。这个人就拿着刀架在秦某的脖子上,这时就有一个人说警察来了,双方就开始跑,其与秦某、杜某就去秦某的车子后备箱拿工具。其拿了一把户撒刀,秦某拿了一根锄把,杜某拿了一把匕首状的刀子,其就去砍商务车的后挡风玻璃,当时就将挡风玻璃砍坏了。何某2开着车过来接应其与秦某、杜某。上车后,秦某接了一个电话后,秦某说在建设路的路边见到有一辆后挡风玻璃坏了的商务车。何某2就开车带着我们过去看,我们去到商务车旁边的时候,段棋斌带着十多个人也在那里了,秦某和段棋斌等人在电话里沟通了之后,有人就开始砸店外面的车子,其与杜某也从车上下来砸商务车,段棋斌他们那伙人也砸了车。砸了几分钟后,就各自上车走了。段棋斌他们一伙人是秦某叫来的。
11、证人杜某的供述,证实2016年12月份的一天晚上,其与汪某、何某2在和平小区秦某经营的烧烤店里,秦某接了一个电话后,就约着其与汪某、何某2三人开着秦某新买的林肯SUV去永昌派出所。秦某说他的一个亲戚跟人吵架,人在派出所。到了永昌派出所后,秦某一个人下车接了一个男子出来。跟秦某亲戚吵架的人开着一辆黑色轿车,双方互相跟着对方走,在永昌路上行驶的时候互相开窗子骂。到了永昌路和建设路的交叉口时,秦某将他们截停,其与秦某等人下车后拍对方的车门,叫他们下车。车上的人打电话叫了一辆灰色的商务车过来,从商务车上下来了十多个带刀子的人,他们要把秦某家的亲戚带走,秦某不同意,秦某就拿了一把刀出来,对方的一个人也拿着刀子与秦某对峙。后来有人喊警察来了,对方就跑到商务车上准备走,大伙就拿锄把、刀子把商务车的挡风玻璃、车子的侧边砸坏了,对方就开车逃跑了。何某2就开着车子过来接应。他们逃跑后,过了十多分钟,段棋斌就带着一伙人到了。秦某开着车带着大伙来到建设路跟九龙路交叉口的鑫泽租车行,大伙拿着刀子、钢管、锄把把铺子里的电脑桌、饮水机等物品砸坏。之后,又去砸租车行停在外面路边的车子。砸完后就上车走了。
12、被告人段棋斌的供述与辩解,其称2016年年底的一天,汪某让其赶快到金马中运路口,说他们出事了。其到了金马中运路口遇到汪某、杜某和几个不认识的人。其上了何某2开的车,后与他们去了鑫泽租车行,汪某、杜某和其他人砸了租车行外面的车,其没有动手。结束后,其跟着他们离开了现场。其听说秦某、汪某、杜某在金马中运门口被租车行的人围堵。
上述证据经当庭举证、质证,被告人段棋斌对证实其参与砸车的证据均不认可,认为其仅到过现场,但并未动手。被告人段棋斌的辩护人对上述证据无异议。
经审查,本院认为,参与此次打砸鑫泽租车行的何某2、汪某、杜某均证实被告人段棋斌受秦某邀约参与打砸鑫泽租车行,且三人的证言相互印证,故被告人段棋斌的质证意见,本院不予采信。上述证据收集程序合法,内容客观真实,与本案有关联性,本院予以确认。
另查明,经公安机关通知,被告人段自洋、何学云于2018年1月27日主动到案,被告人刘某6于2018年1月31日1时许主动到案;被告人翟常有于2018年3月31日14时许主动到案;被告人朱军于2018年4月9日14时许主动到案;被告人杨寒威于2018年6月7日9时许主动到案。2018年1月27日9时许,被告人段棋斌、赵兴义在本区板桥镇嘉佳益酒店201室被公安民警抓获;2018年2月19日0时,被告人先朝路在本区兰城街道兰城路105号2单元502室被公安民警抓获;2018年6月11日10时许,被告人王肇义在其家中被公安民警抓获;2018年6月14日16时许,被告人段祺伟在其家中被公安民警抓获。
庭审中,公诉机关还当庭出示了以下证据:
1、户口证明,证实被告人段棋斌、刘某6、先朝路、赵兴义、段自洋、何学云、段祺伟、翟常有、朱军、杨寒威、王肇义的身份信息。
2、抓获经过、到案经过,证实2018年1月27日9时许,公安民警在板桥嘉佳益酒店201室抓获被告人段棋斌、赵兴义;2018年1月31日1时许,被告人刘某6经公安机关电话通知到案;2018年1月27日9时许,被告人段自洋、何学云经民警通知到案;2018年2月19日0时在保山市隆阳区将被告人先朝路抓获;2018年3月31日14时,被告人翟常有经公安民警电话通知到案;2018年4月9日14时,被告人朱军经公安民警电话通知到案;2018年6月7日9时许,被告人杨寒威主动到案。2018年6月11日10时许,公安民警到本区金鸡乡金鸡村委会金鸡二村10组19号到被告人王肇义家中将其抓获;2018年6月14日16时许,公安民警到被告人段祺伟家中将其抓获。
3、保山市公安局隆某分局隆公(水)行罚决字[2015]第1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证实2015年4月25日,保山市公安局隆阳分局水寨派出所对被告人刘某6殴打他人的行为处以400元的行政罚款。
4、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2014)隆刑初字第246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云南省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保中刑终字第42号,证实2013年12月4日,被告人何学云因犯聚众斗殴罪被保山市公安局隆某分局刑事拘留,于2014年1月4日被该局取保候审,于2015年2月27日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同案上诉后二审维持原判。
上述证据经举证、质证,各被告人、辩护人均无异议。经审查,本院认为上述证据收集程序合法、内容客观真实,与本案有关联性,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被告人段棋斌纠集被告人赵兴义、何学云、先朝路、刘某6、王肇义、杨寒威、段自洋、翟常有、朱军及李某21、付某、李某22、于某(均另案)等人形成三人以上、人员相对固定、有组织的、以被告人段棋斌为首的恶势力犯罪集团,在隆某区内长期实施非法采矿、寻衅滋事等犯罪活动,严重扰乱社会秩序,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其中,被告人段棋斌、刘某6、赵兴义、段自洋、何学云、段祺伟等人违反矿产资源法的规定,在未取得采矿许可证的情况下长期擅自采矿,价值达633000元,情节严重,六被告人的行为均已触犯刑律,均构成非法采矿罪。被告人段棋斌为强揽工程组织、纠集被告人王肇义、杨寒威等人严重扰乱社会秩序,阻碍工程施工,随意殴打他人,致一人轻伤二级,财物损失价值达190元,情节恶劣,三被告人的行为均已触犯刑律,均构成寻衅滋事罪。被告人段棋斌为报复他人,纠集被告人赵兴义、先朝路、何学云、段祺伟、翟常有、朱军等人破坏社会秩序,任意损毁他人财物,价值达5900元,情节严重,七被告人的行为均已触犯刑律,均构成寻衅滋事罪。被告人段棋斌伙同他人故意毁坏财物他人财物,价值达7491元,数额较大,其行为已触犯刑律,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段棋斌、刘某6、赵兴义、段自洋、何学云、段祺伟犯非法采矿罪,指控被告人段棋斌、王肇义、杨寒威、赵兴义、先朝路、何学云、段祺伟、翟常有、朱军犯寻衅滋事罪,指控被告人段棋斌犯故意毁坏财物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在非法采矿犯罪中,被告人段棋斌、刘某6、赵兴义、段自洋、何学云、段祺伟属共同犯罪,被告人段棋斌、刘某6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赵兴义、段自洋、何学云、段祺伟系从犯,依法应从轻或减轻处罚。在第一起寻衅滋事犯罪中,被告人段棋斌、王肇义、杨寒威属共同犯罪,被告人段棋斌系组织、策划者,系主犯,被告人王肇义、杨寒威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应从轻或减轻处罚。在第二起寻衅滋事犯罪中,被告人段棋斌、赵兴义、先朝路、何学云、段祺伟、翟常有、朱军系共同犯罪,被告人段棋斌、先朝路、赵兴义系主犯,被告人何学云、段祺伟、翟常有、朱军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应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刘某6、何学云、段自洋、朱军、翟常有、杨寒威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属自首,依法可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段祺伟、赵兴义、王肇义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依法可从轻处罚;被告人段棋斌到案后如实供述非法采矿的犯罪事实,在该起犯罪中,依法可对其从轻处罚;被告人朱军取得被害人杨某1的谅解,可对其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段棋斌、段祺伟、赵兴义在判决宣告前犯有数罪,依法应当数罪并罚;被告人何学云在判决宣告前犯有数罪,依法应当数罪并罚,且其曾因犯聚众斗殴罪被判处有期徒刑缓刑,其在缓刑考验期内又犯新罪,依法应对其撤销缓刑,数罪并罚。被告人段棋斌及其辩护人、被告人何学云、赵兴义、段祺伟、先朝路、被告人王肇义及其辩护人、被告人杨寒威及其辩护人、被告人段自洋及其辩护人、被告人翟常有、朱军提出的辩护观点与本院查明的事实一致的,本院予以采纳,与本院查明的事实及与法律规定相悖的辩护观点本院不予采纳。综上,根据各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情节、认罪态度及悔罪表现,综合评判,对被告人段棋斌犯非法采矿罪从轻处罚;对被告人何学云、赵兴义、段祺伟、刘某6、王肇义、杨寒威、段自洋、翟常有、朱军从轻处罚。据此,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三条第一款、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三)项、第二百七十五条、第六十九条、第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段棋斌犯非法采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月28日起至2025年7月27日止。罚金限于判决书生效后第二日起十日内缴纳。)
二、被告人何学云犯非法采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撤销其前罪被判处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的缓刑部分,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年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其被先行羁押一个月零一日,即自2018年1月28日起至2024年4月26日止。罚金限于判决书生效后第二日起十日内缴纳。)
三、被告人赵兴义犯非法采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月28日起至2022年1月27日止。罚金限于判决书生效后第二日起十日内缴纳。)
四、被告人段祺伟犯非法采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6月14日起至2021年10月13日止。罚金限于判决书生效后第二日起十日内缴纳。)
五、被告人先朝路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2月19日起至2021年2月18日止。)
六、被告人刘某6犯非法采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月31日起至2020年1月30日止。罚金限于判决书生效后第二日起十日内缴纳。)
七、被告人王肇义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其被先行羁押一个月零三日,即自2019年3月19日起至2021年2月15日止。)
八、被告人杨寒威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其被先行羁押一个月零七日,即自2019年3月19日起至2020年12月11日止。)
九、被告人段自洋犯非法采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月28日起至2019年11月27日止。罚金限于判决书生效后第二日起十日内缴纳。)
十、被告人翟常有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3月20日起至2020年9月19日止。)
十一、被告人朱军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3月19日起至2020年3月18日止。)
十二、继续追缴被告人段棋斌、刘某6、赵兴义、段自洋、何学云、段祺伟未退缴的违法所得予以没收;扣押的笔记本随案保存。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云南省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万云凤
审 判 员  彭黎波
人民陪审员  寸江波

二〇一九年三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李富双

法卫士二维码

温馨提示:法卫士文章由编辑人员收集整理而来,不代表法卫士立场。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法律问题(如离婚、房产纠纷、人身伤害、刑事等),建议您在线咨询专业律师(免费)。

PC端第一法律服务平台

地区律师推荐 更多

热门查找律师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