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法卫士首页 法律知识 正文

经营出租汽车行政许可权何时休?

时间:2017-06-12 10:38:43法卫士

长期以来,出租汽车业存在着经营出租汽车行政许可权,并获取丰厚经济利益,这并不包括税收、法规规定的费用,而是一种特殊利润的表现形式,普遍意义的经营利润是经营期未财务决算后得到的结果,而这种特殊利润往往是经营期初就切割一块,犹如法定税赋,事实上比法定税赋更霸道,它可以随意上涨,也可以因人而异,也可以因时而异,出租汽车司机往往把特殊利润划入运营成本,在国内称呼不一,有经营权有偿使用费、经营权拍卖费、顶子费、车标费…….,不论怎么称呼,总之要分摊到成本中去,并转嫁给消费者-----乘客!

出租汽车运营成本的增加,当然会加重司机负担,或者说八小时内工作可以获取社会平均工资,因为这种特殊利润的存在,那么只有靠放弃休息加班来挣到这部份成本。其实,消费者是最大的受害者,为什么呢?打的人群普遍是买不起并供养不起私家车的市民,或异地旅行者,他们打的事实上被强收了“许可费”,承担了被人为扭曲的出租汽车运营成本,成为一个被歧视群体!乘坐私家车、乘坐公交车、乘坐火车、乘坐公车……,都没有承担了被人为扭曲的运营成本,难道是国家政策限制市民打的,如香烟、酒类有意识限制消费吗?至今国家还没有这样的政策。没有限制乘坐出租汽车消费的国家政策,那么,市民就应享有乘坐合理的士价格的权利,合理的士价格当然是真实的运营成本加上税收与合理的社会平均利润,如今,中国有几个城市市民可以乘坐合理的士价格的权利呢?以大中型城市出租汽车运营价格看,乘客无法享有乘坐合理的士价格的权利,至少还没有物价部门认真去核算、或核准,以重庆主城区粗略计算,每公里运营成本大致为1元左右,加上税利价格不应该超过1.4元,事实上价格是:白天价1.2元/公里,外加50%空驶补贴,达到1.8元!导致经营出租汽车经营行政许可权者牟取暴利!在上海、北京、深圳等高运价背后,一样存在人为扭曲的运营成本,并牟取暴利问题,同时,人为压制市民消费,控制出租汽车市场规模,宁愿大力发展或盲目私家车、公务车,也要限制出租汽车发展,这不能说明当地决策者有多高明,个人认为:发展私家车与发达国家接轨,百分之百违背中国国情,后患无穷! 出租汽车行业的症结在那儿?是经营许可权?总量控制?管理?还是利益分配呢?如果规范管理能够解决行业的问题,并治理好这个行业当然是好事,我认为规范管理可以缓解一些矛盾,不可能根治,原因在于出租汽车公司与从业司机的关系,或者说生产关系有别于其它行业,如石油、电信等垄断行业获取了垄断利润,职工可享有高工资或高福利,而许多出租汽车公司虽然牟取了暴利,并没有分利机制,司机与公司利润无缘!

一、 城市政府经营出租汽车行政许可权近日,河南省新乡市以十万元向个人拍卖出租汽车八年经营行政许可权,在行政垄断的出租汽车业是一个不小的进步,较其它大城市而言不高,但是,十万元的成本必然转嫁到乘客,每打的一次将要负担0.5元左右的许可费,如果私家车、公务车每使用一次也额外付费吗?对乘客肯定不公平,换句话说,可不可以降低许可费呢?应该可以,拍卖600辆许可费是十万元一辆,竞拍者仍有较大利润空间,政府获取特殊利润6000万元,拍卖1200辆许可费能不能控制在五万元或四万元一辆呢?政府逐渐放宽总量控制,让利于民了,政府并没有少赚,反而多收了税费,何乐而不为呢? 由于出租汽车行业长期以来都没规范,如果以损害从业司机利益去竞拍,那么就形成后患,一旦办理了从业司机社会保障、享有社会平均工资、实行八小时工作制或制定合理运营价格,竞拍成功的经营者还有利可图吗?各地政府经营城市,可偏偏热衷于搜集出租汽车经营许可权费,实在令人费解,私家车都解禁了,对出租汽车的歧视政策,只有用以权牟利来解释了! 政府获取合法利益形式有多样化,如营业税、所得税等等,现在各行业税赋逐渐统一,如果继续在出租汽车上设定什么额外费用,一方面具有歧视政策,另一方面也是与民争利,有违构建和谐社会宗旨。

二、出租汽车公司经营出租汽车行政许可权 国内众多的出租汽车公司存在苦乐不均,温州市的出租汽车公司就垮了,哈尔滨的出租汽车公司也没法牟取暴利,出租汽车公司是否牟取暴利取决于地方政府的政策,并不完全靠管理水平和经营能力。如重庆市主城区借“公司化”狂风,牟取暴利巨大,暴利来源并非只是“份子钱”,可由份子钱、预收运营收入、司机社会保障等方面组成,其中不乏违法收入。北京一辆出租汽车每月份子钱5000多元,还形不成多高暴利,与重庆、深圳、上海…比较仅是小巫而已,重庆一国有公司每月营收定额10800元,加上不退还预收运营收入4.3~10.1万元,每月份子钱高达11696~12904元,即每天390~430元,已远远超越上海,可能“屈居”深圳之后!但是,就是返还2100元工资、600元自办社保后,公司利润应该居于首位!出租汽车公司的费用毕竟高于个体出租车,而重庆个体出租车不返还2700元,每月收入板板钱11400~12000元,扣除经营成本(含规费、税收)后就是纯利润。重庆个体出租车经营成本多少呢?一辆四年期羚羊车,初期投入:汽车5.88万元、有偿出让费0.80万元、办理牌照及设施费0.3万元,每年养路费等0.40万元、路桥费0.23万元、税收0.3万元、保险费0.7万元左右,以及四年消耗轮胎0.4万元、维修保养等1万元,月均成本费用等大约0.39万元,按1.14万元的板板钱计算,月利润在0.73万元,四年盈利可达35万元!年投资利润率达125%以上!重庆出租汽车公司虽然存在单车几百元的“管理”成本,但是,将每月几百元的维修保养、轮胎消耗等转嫁给司机了,如按低份子钱11696计算,返还2700元后余8996元,月利润在0.5万元以上!参照个体出租计算,年投资利润率达86%以上!按高份子钱12904计算,月利润在0.63万元以上!年投资利润率达108%以上!事实上,许多公司初期投入就是司机的个人财产,一分钱未投入,分母为零或负数,计算投资利润率已经没有意义了!重庆出租汽车“经营者”的暴利并非经营业绩,而是赤裸裸的掠夺盘剥的“战利品”!是经营出租汽车行政许可权的结果,这种行政许可制度不改革,重庆出租汽车公司暴利会依然存在,真正按中央部委文件规范后,可以减轻掠夺盘剥程度,也一样可以达到暴利水平。

三、个人经营出租汽车经营行政许可权 温州市出租汽车个体化的结果,促成参与个体化的大多数从业司机步入司机贵族,干起了同出租汽车公司一样的买卖,经营出租汽车行政许可权,至少他们管理更细致,没有出租汽车公司那样非法掠夺,并承担了比出租汽车公司更多的经营风险,更容易被正在的从业司机接受,也是社会人士赞不绝口的根本原因。政策制造百万富翁不是温州市的专利,只是其它地区规模小而已,如重庆主城区2005年25年经营行政许可权炒卖到百万元大关,一些地方出租汽车即将报废、经营行政许可权即将届满了,也炒卖到几万元或几十万元,归根结底是出租汽车经营行政许可制度的失败。从权利方面分析,既然温州市出租汽车个体化了,后来的本地从业司机也可以享有个体化的平等权利吗?答案是否定的,作为行业公共资源早已被瓜分,并长期垄断,这样的局面是行业改革的目的吗?符合广大人民利益吗?结论是不好下了。问题就出在了过度的总量控制,甚至畸形的总量控制,对此,温州市政府完全可以有所作为,调整行业参与者的利益分配,如一辆八年经营权转让价达到或超过8万元,就应该向无车的本地从业司机拍卖或特许一定数量的经营权,平抑经营权转让价达到宏观控制,如果放任市场盲目发展,以及畸形发展与行政许可宗旨是背道而驰的!值得人民政府深思。

总之,不论是城市政府经营出租汽车行政许可权,还是公司、个人经营出租汽车行政许可权,都不符合客观经济规律,与计划经济时期倒卖计划物资指标,层层加费差不多!况且畸形的出租汽车行业生产关系也不利于出租汽车行业的和谐与健康发展。经营出租汽车合理利润多少为宜呢?以重庆低价位羚羊为例,个人认为:年投资利润率不应超过25%为宜,超过25%部份可以视为暴利,如此,每月4000的“经营”成本,加上每月1454利润,实收份子钱仅只有5454元,远远低于8996元或10200元(不含返2700元),加上返还工资等2700元,每天营收定额仅有271.8元,依此推算,两班司机每日运行500公里,超额工资160元,燃气70元,单耗0.14元/公里,运行成本仅为501.8元,每公里运行成本为0.5436+0.14+0.32=1.0036元。由于实载率一般为60%~70%,按低位计算,实载里程为300公里,测算价格为1.67元,按高位计算,测算价格为1.43元!目前,重庆出租汽车白天价格为1.2元加50%返空,实际为1.8元,夜间为2.25元!现实中,如果两班司机超额工资160元,那么运行成本达到610~630元,实载里程应达到339~350公里,实载率也应达到67%~70%,由此,司机追求更高的实载率而拒载,就不难理解了!

不难看出,出租汽车行业的行政许可制度决定着:公司利润、运营价格、司机工资,也直接影响行业发展,间接影响行业服务质量,政府取消经营出租汽车行政许可权行为,是行业改革的当务之急,简单地说:政府主动取消许可费、取得经营权的公司或个人取消暴利,革除出租汽车行业的“食权”阶层,还原被人为虚增的成本,降低扭曲过高的价格,真正让利于民,是促进构建出租汽车行业的和谐社会一个重要方面!

温馨提示:法卫士文章由编辑人员收集整理而来,不代表法卫士立场。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法律问题(如离婚、房产纠纷、人身伤害、刑事等),建议您在线咨询专业律师(免费)。

PC端第一法律服务平台

地区律师推荐 更多

热门查找律师 更多